杨绍政:关于官员和学者的随想

官是什么?“有一次当时英国首相威廉·庇德(Sir William Pitt)邀请斯密赴宴,当斯密来到时,大家全体起立,等到斯密坐下后,他们才坐下,并说他们都是斯密的“学生”(scholars)。”[1]这说明在包括首相在内的英国官员心中,作为学者、思想家的亚当斯密是神圣的,令人肃然起敬的,自己手中的权力反而逊色得多。

1902年去世的阿克顿勋爵是当时代世界上最伟大的历史学家。他说:“记住,在权力集中在少数几个人手中的地方,由具有匪徒心理的人掌控这些集中的权力实在太频繁了。历史已经证明这一论断。所有的权力都会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地腐败。”“伟人几乎总是坏蛋。”[2]我写过一篇文章——《伟大的阿克顿勋爵》,表达我对他的敬重。

我在想,阿克顿勋爵,您好荣幸哦。你当时是剑桥大学的历史学教授,您这样贬损执掌公共权力的政治人物,当时掌握公共权力的政治人物没有把您关起来,甚至要了您的性命。您依然是令人敬重的博学的历史学教授。这说明在阿克顿时代,在掌握公权力的官员心中,权力是不能用来对付学者和思想家的,哪怕他们的学说暴露和冒犯了掌权者。

伟大的思想家洛克写过一本书——《政府论》。这本书“是对罗伯特·费尔默爵士的《先祖论即论国王之自然权》的反驳。洛克极力并有效地驳斥了费尔默的君权神授的主张。[3]”君权神授论,简言之,就是做君主是上天的安排。君主统治国家是历史的必然,上帝的旨意。洛克在《政府论》中专门驳斥君主的统治权只能由君主来行使,君权来源于神权和父权的思想是荒谬绝伦的。洛克的这些话已经违反了一项基本原则——在英国必须坚持国王的政治领导的基本原则。你不认同君权神授,你就违反了一项基本原则——反对国王的政治领导。但是洛克就是要反对国王的政治领导。洛克并没有因为反对国王的政治领导而失掉饭碗、自由和生命,相反还有很多人认同和支持他的思想。

洛克的案例说明在英国,即使一个学者、思想家创作反对执政的国王等政治势力的思想或学说,也没有因此就惨遭迫害。

上述3个案例分析表明,在英国的历史上,学者、思想家的地位是崇高的,受人尊重的,特别是受到政治人物的尊重。相反政治人物并没有因为手握重权而不可一世、妄自尊大、唯我独尊,蔑视有知识、有见识的学者和思想者,以自己的无知、无畏、无耻而荣幸。为什么上述这些人可以成为伟大的学者?一方面,他们有非常优秀的天赋和自己的勤奋,另一方面,他们所处的环境也给了他天才得以发挥的条件和土壤。只有掌握政治权力的官员遵从常识和公理,敬重知识和思想,崇拜有见识的人,畏惧权力滥用的恶果和危害,才可能有学者和思想家伟大智慧和真知灼见的诞生和传播。

[1] 朱绍文,《亚当.斯密的时代与课题》,http://blog.sina.com.cn/s/blog_5cfe4c830100knim.html

[2] 杨绍政:《伟大的阿克顿勋爵》,http://web.cenet.org.cn/web/yszheng/index.php3?file=detail.php3&nowdir=&id=119971&detail=2

[3]来源于 http://baike.baidu.com/view/51406.ht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