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教授偏激和在网上瞎搞吗?

处级干部涉嫌论文剽窃,您们不觉得偏激;两个学期不安排我的正常上课和指导新进研究生,没有告之任何理由,我诉说无门,您们不觉得偏激;导师不知情,学院没有程序仅凭几个院领导欺上瞒下就把招生达6年的理论经济学经济学一级学科硕士点被取消招生资格,2013年停止招生,您们不觉得偏激;行恶的人在继续招摇撞骗,没有得到任何追究、处理,反而有可能被包庇和掩盖丑行,您们不觉得偏激;无辜者被伤害,讨不回公道,您们不觉得偏激。怎么我一到经济学院院长办公室有理有据地讨要说法,希望给我自圆其说、令人信服的正式答复意见,在您们眼里就变成了杨绍政教授毛病不少,说话和行事很偏激了呢?这是什么逻辑和道理?

在现实中,一个博士和教授遭遇冷暴力,诉说无门,被搪塞敷衍,提出的问题要么置之不理,要么一拖就是几个月,问题的解决遥遥无期。而且还会遭受自称是贵州省国安厅国安的恐吓和威胁,被禁止发声。当我把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遭遇和可能面临的生命危险在网络上披露给网友等社会公众时,怎么就变成了有些人心目中的在网上瞎搞呢?这个社会中的很多人还有没有基本的良知和人伦道德底线?有没有对不公不义和是非曲直的一个基本判断和正义之心?

可悲呀。我想起了1959——1961年的大饥荒,全国那么多人饿死和挨饿,这么严重的公共事件在那几年的人民日报等党报党刊上没有任何公开披露,而人民日报每年的元旦社论却是又取得了很多胜利,粉碎了敌人的很多阴谋。那些视网络为洪水猛兽的人是不是也要我象那些被活活饿死的人一样,即使被伤害、迫害死了,也只能悄无声息地灭亡?

您们这些目光短浅、冷血的人,是不是要重走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老路?只有当灾难降临到自己头上时,才会醒悟,可是为时已晚了。在没有刑法和足够律师和法官队伍的情况下,毛主席在庐山会议上亲自承认枪毙了100万反革命分子的时期,刘少奇主席没有认为没有刑法和法定程序就大规模杀人不妥。梁漱溟作为全国政协委员被群起而攻之,被会场高呼“梁漱溟,滚下来”,被公开侮辱为反动分子,反动透顶时,刘少奇主席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1954年毛主席亲自主持制定的宪法被颁布实施,公民的言论自由受到宪法保护。1957年毛主席和共产党主动邀请民主党派和知识分子提意见,最后50多万人说成是阳谋和引蛇出洞策略而被打倒为右派分子,刘少奇主席也没有认为这些右派分子的言论表达权被剥夺是违宪的事情。1959年,为民请命的彭德怀元帅等被打为反党集团,刘少奇主席也没有站在为民请命的人一边。可是当文化大革命中刘少奇主席被红卫兵迫害时,他手举宪法,声称自己是国家主席,受宪法保护。可是红卫兵根本不听,将国家主席手中的宪法抢夺过来,踩在脚下。这个时候刘少奇主席知道了宪法的重要性,但为时已晚。请问宪法救得了他吗?

要深思呀,我的同胞们。愿天佑中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