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政治教育有什么用,浪费时间”?

——读张五常教授2012.12.16讲话感想之一

张五常教授在2012年12月16日“第一届凤凰财经峰会”上讲到:“国内的小学,中学,有所谓的政治课,有所谓的思想教育,应该转为文化教育,爱国这回事是不能够勉强的,但是假如你教他们中国的文化,他们会有归属感,他爱不爱没问题。假如一个小孩,以他自己是中国人而对中国的文化感到骄傲,这是多好的事,你教他中国的文化,他出来他可以抓到钱的,你现在给他们的政治教育有什么用,浪费时间,你教他们苏东坡的诗有什么不妥,学学王羲之有什么不妥,一个人有文化,应对起来可以谈几句中国的文化,这个是很大的本钱,两个人来找工作,一个人对中国的文化能够说几句,另外一个一点都不懂,那你选哪一个?所以我认为,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大致上来讲,中国的中小学办的不是那么差,”。

我要告诉张五常教授,政治教育花大量的时间,还是有用的。以我为例。读小学时,我是班上的班长,少先队干部,少先队队歌“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唱得永远不忘。小学时的连环画《董存瑞》、《刘文学的故事》、《刘胡兰》、《飞夺泸定桥》、《巴山游击队》、《红岩》等读物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播下了爱憎分明的种子——爱共产党、要学习视死如归的共产党英雄人物,一定要听党的话,做党的接班人;憎国民党、地主、资本家和帝国主义,恨反对共产党的坏分子和反革命分子。当时看连环画的时候,我会咬牙切齿地在地主、国民党反动派的画像上狠狠地画上大马叉,纸都划破了,恨不得当场打死他们。这样的教育让我幼小的心灵充满了对共产党的爱,对国民党和地富反坏右的仇恨,难道没有用吗?

初中时我以我们全区上千名考生中第一名的成绩被挑选进四川省首批重点中学——巴中中学初中唯一的一个“尖子班”读书。政治课讲的是帝国主义是垂死的、腐朽的、没落的,资本主义的民主、选举是虚假的,慈善博爱平等是伪善的,它们的国家是资产阶级统治无产阶级的工具,广大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历史课初中讲的是,抗日战争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取得了胜利,国民党反动派是投敌、卖国的,是民族的罪人。共产党获胜有三大法宝——武装斗争、统一战线和党的建设。三年过后,我高中时重温初中历史教科书,国民党已经从投敌、卖国和民族的罪人变成了抗战初期在正面战场上的积极抵抗外侮的民族主义力量了。

虽然家里穷得叮当响,但是政治教育培养的我对共产党的热爱和忠诚那是功不可没的。

也正因为如此,在1989年反对官倒、反对腐败的学潮游行中,当有一位带头呼口号的学生喊出“打倒中国共产党”的时候,我恨恨地骂了他,并阻止他再这样呼口号。

正是因为我求学经历中所受到的政治思想教育的刻骨铭心、潜移默化的影响,以至于我到1995年读硕士研究生的时候,当一位毕业分到中国人民建设银行的师兄请我聚餐时讲到“中国人民建设银行”的“人民”二字要取消,当时我表示不理解,也不同意,我的理由是去掉“人民”二字,中国建设银行还是人民的吗?您看政治课对我有没有影响,有没有用?

我的反思历程。读大学时,我阅读了一篇古罗马时期一位政治家的演讲稿。大意是一个社会不能阻断任何一个才学之士为社会贡献才智的机会。当时我就想,这样的想法很好呀,可是为什么地富反坏右的子女就要受到歧视呢?这些子女中的才智之士服务社会的机会不就是被人为剥夺了吗?难道我国的现状还不如几千年的古罗马?

1980年代中期,一个台湾人返乡,他很富裕,临走时给了亲戚一大笔钱的现象改变了我心中台湾人民很可怜的印象。和他们相比,自己、自己的父老乡亲才可怜。难道国民党不反动?

尹家绪的文章让我知道了刘文学被害的时期正处大跃进时期,当时哪里仅仅是地主偷集体的财产,贫下中农也在偷。在农村几乎无人不偷,不偷的很多人饿死了,偷了的,很多人活过来了。看来不是地主凶残,而是求生的欲望强烈呀。“衣食足,知礼仪”的古训不假呀。

慢慢地,我知道了镇压反革命运动中,没有刑法、足够的法官和律师队伍而枪杀了一百万手无寸铁的反革命分子是真实的;有宪法,却将受宪法言论自由条款保护的280万人打倒为右派和右倾分子是真实的;文化大革命砸烂公检法,实行军管是真实的;宪法保护不了国家主席刘少奇是真实的;2005年左右,大陆偷渡到台湾帮别人干农活的人的工资远高于大陆的一个教授是真实的;欧美国家普通民众的工资水平和生活条件远高于中国大陆是真实的。

我还知道了一个商业银行或企业怎么取名与政治无关;蒋经国讲过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知道了没有被统治者的同意和授权,统治者的治理权没有合法性的道理;更知道了没有体现公平正义的规则和程序约束的政治民主是伪民主,但是以伪民主为借口,霸占东家的权力,妄图永远行专制独裁统治更是反常识、反文明,混淆是非和颠倒黑白的欺骗行为。

要知道,如果我没有读过很多哲学、政治学、法学、经济学、历史学等方面的经典名著,我会有反思吗?我会有今天的认知和思考能力吗?

那如果没有我这样的阅读背景和思考历程,仅仅是接受了政治思想教育潜移默化影响的人们,他们的思想和认知能力难道不是这些政治教育有用的杰作吗?没有政治教育,怎么可能有这么多永远跟党走、党比他们的爹妈还要亲的民众?没有政治教育,怎么会有那么多毁坏自己同胞的财产——日系车的行为?没有政治教育,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民众认为“国家是一个阶级统治另一个阶级的工具,”而不是政府的治理权没有民众的同意和授权没有合法性呢?

由此看来,张五常教授,政治思想教育不是无用,而是很有用,对培养统治集团的忠诚者、维护统治者的统治很有用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