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制度效率的高低是一个社会是否有活力的关键

我记得曾看过这样一个信息——一些欧洲人曾经大规模从非洲贩运黑奴到北美洲。以前的规矩是黑奴上船的时候,黑奴贩子按照登船的黑奴人数支付船主运费。由于运输时间长,环境恶劣,导致在运输的途中大批奴隶死亡,奴隶贩子损失惨重。有一个黑奴贩子突发奇想,要求黑奴到北美口岸再支付运费,健康到达的黑奴越多,船主获得的运费就越高。没有想到的是这么一个小小规则的改变,居然使得黑奴在海上运输期间的死亡率大幅度下降,奴隶贩子获得了更高的收益,船主获得了更高的收益,运输途中黑奴的健康和生命得到了更好的保证。这就是制度变化导致的效率改进,改进后的规则就是更加有效的规则。

同样地,如果一个社会各行各业生产和销售的竞争性程度大幅度提高,任何一个组织要想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取得优势地位,只有获得更多优秀的创新性员工才能获得竞争优势,那么高校行政垄断规则打破后,凡是愿意提供最低质量保证的个人和组织都可以办高校,则单个高校要想获得竞争优势,只有拼命提供社会各行业所需要的高质量创新性毕业生。社会规则的变化,将使得高校内部学术水平高、教学能力强、敬业的老师,水平高的管理者成为学校的宝贝,被学校给予优厚的工作和生活待遇,而不是以前那些善于玩弄权术,搞潜规则且不作为的人是宝贝。

由此看来制度效率的高低是一个社会是否有活力的关键。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