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 保姆欺负我,我该怎么办?

我家保姆欺负我,还要我天天给他唱赞歌。那混蛋力气大,换不了。我换他的话,他就要杀人行凶,我该怎么办?难道老子就只能忍气吞声,受这个流氓和恶棍的糟蹋?

老子家的财产和收入,都让这个恶仆控制了。不给,他就要施暴,杀人,您说怎么办?不给他发工钱,您以为我还是真正的主人?

您建议饿死我家恶仆,做梦吧。除非我先死,那混蛋做事是没有底线的。这个畜牲凭借力气大说话,我家的财产是没有安全保障的。他想要的话,随便胡说八道,找个理由,我的财产就没有了。甚至我的人身权利也没有了,摊上这么一个不要脸的保姆,我和我的家人怎么这么倒霉呢?

关键是这个保姆还想搞世袭制,永远垄断在我家当保姆的权力,还说这是我全家的选择,历史的必然。还要让我天天歌颂他,永远跟他走。我的家庭成员如果不服从,他就要施暴,杀人。您说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流氓?

我能躲到哪里去?难道我不在我的家生活、休息和遮风避雨,还要躲到别人的家去吗?我一个人可以离家出走,一个大家庭,老老少少,几十口人,都能出去躲吗?我看您是是非不分,颠倒是非。老子的家,财产几百万,您让我全部放弃,抛弃生我养我的家庭,您让我离家出走,躲了。我的巨额财富被这恶仆霸占,您让我去饿死这个恶仆。您这馊主意究竟是想饿死我的全家人,还是去饿死这个恶仆?

不干活,由得了我吗?这个恶仆反仆为主,更要当我家的奴隶主,我不干活,他会拿刀逼迫我干活的?不从,我的命都可能没有。这混蛋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您看如果这混蛋只能依靠您全家讨生活,您不出去干活,他不整死您这个不听话的主人才怪。

您以为您离家出走,您就没有为您家的恶仆卖命了?这是痴人在大白天说梦话。您的什么不是被您家的恶仆控制和主宰?除非您真能逃脱您家这恶贼的控制。您辞职了,您就真摆脱恶魔了?您的所有的生计行业哪一个不是您家恶仆控制的?您在自欺欺人。起个什么炉灶,您去起了吗?不弄死您,才怪。您的粗茶淡饭,不给您家的恶仆分利,看您吃不吃得上?不要意淫了。

面对我家这只恶仆,我家几十号人意见也不统一。我家大傻子说,咱们不干活,饿死这个恶仆。这大傻子不明白,不干活,坐吃山空,这恶仆控制了我家的财产和一切,真要没有了饭吃,还不是我的家人先倒霉,先被饿死。这个恶仆不是霸占着我家众多的存粮吗?

这大傻子继续讲,我们干脆把房产买了,存款取了,走人了事,不就可以摆脱这恶魔了?大傻子呀,你蠢呀。这恶魔力气大,他会让您变卖家产吗?会让您取走存款吗?做梦去吧,我们家所有的一切都被他凭力气大掌控了。

大傻子又继续说,不行,干脆我们就出去,不在我们家的公司上班了。我们到别的公司上班,或者另外开一家公司,让这恶仆控制不了,我们就有好过日子了。大傻子,您傻呀。这恶仆现在我们打不过他的。他只要见到我们,还不是可以使用暴力让我们就范,除非真能逃出他的掌心,或者干掉这流氓?不要做梦了,大傻子。

看来真正的出路还只有我们全家人团结起来,与这恶狼干,干掉这只恶狼,或者这恶狼悔罪,弃恶从善,我们全家人才有希望和前途,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当我提出全家人团结起来,干掉这个恶狼保姆时,我家大傻子不同意,害怕被这个恶仆报复,主张要么逃跑,要么不和这恶仆合作。总之就是不敢和这个恶仆公开亮剑,干掉这恶狼。

我家二孬子,更不是个东西。当我提出要和者恶仆干仗时,他居然说您干得过人家吗?这保姆力气大,又凶狠,不和他打,我们还有一口饭吃,和他打,不但可能没有饭吃,可能连性命都保不住。

这个二孬子,说说也就算了,他还认贼作父,和他的亲老子做对了。二孬还振振有词,我认贼作父,贼父可以给我吃香喝辣,可以给我充足的余钱,让我去只喝嫖赌,醉生梦死,和他作对,我不但吃不好,穿不好,还随时性命都不保,我凭什么象您这么傻呢?这狗东西二孬子,有奶便是娘,认贼作父,居然连亲爹都不要了。哎我怎么养了这么一个贱骨头二孬呀?

更可气的是,我家三儿子——三正义为人正直,对这恶仆分外痛恨,与这恶奴势不两立。二孬居然去充当恶仆的走狗,将三正义打得头破血流,奄奄一息。又伙同恶仆将我家读了博士、有知识、有见识和认知能力的四智慧用绳子套住颈子,只要四智慧一说话,这两个狗东西就勒四智慧的颈子,使他发不出声音来。

家门不幸呀。我的家就被搞得这个样子——大傻子畏缩了,二孬子与恶贼合伙了,三正义给打趴了,四智慧给锁喉了,我也老了,力不从心了。

好在我家那个恶仆没有后人,看来恶仆死后,二孬还是有可能在我家当家。问题是这个二孬已经学成了一付流氓相,他相信的是暴力,即使他当家,对他的兄弟姊妹不也是拳脚相加,暴力奴役吗?欺负他的兄弟姊妹也就算了,还要象他的贼父一样,天天歌颂他,要经常表态永远跟着二孬走。

我家的前途在哪里?要么指望二孬悔罪、迷途知返,其他兄弟能宽恕他,实现全家的和解。要么其他兄弟姊妹早日醒悟,形成共识,清楚败类,灭了二孬,还家门清净。要是前两种可能都遥遥无期,我的子孙后代可就太不幸了——在伤害和被伤害中,一部分卑贱的被奴役着,另一部分醉生梦死、嚣张颠狂地行奴役和伤害之事。一旦有导火索,兄弟姊妹之间相互仇杀,血流成河,完全有可能走向共同毁灭,太可悲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