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埃及人,请学习中国人的智慧

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今天被判无期徒刑,我心里特别难受。埃及人真极端,对穆巴拉克真狠。

埃及民众去年抗议穆巴拉克的独裁政府时,穆巴拉克没有像利比亚的卡扎菲使用武装直升机、迫击炮、冲锋枪攻击和枪杀无数和平抗议示威的民众。相反,他是主动向抗议民众示弱,直到最终顺应民众的要求,辞去总统职务为止。如果穆巴拉克象卡扎菲一样凶狠、残忍和没有人性,那么埃及照样会血流成河,被搞死的人比利比亚不知道要多多少倍。穆巴拉克及其政党垄断埃及政权几十年,即使不是所有的军队都支持他,至少应该有不少忠于他的军队。

对于这样一个以民众的生命和利益为重,主动示弱和让权的政治强人,我在以前讲过,无论他过去有过多少过错,都应该被特赦。可是埃及目前那些掌握乾坤的军方人员,愚不可及、目光短浅,行事极端,想尽千方百计要置穆巴拉克于死地,如果不是别有用心,就是弱智之辈。对待穆巴拉克这样的态度导致的结果不是使国家安享和平、和解,把精力放在怎么样去构建一个良好的宪法等法律制度,建设一个民治、民享和民有的宪政政府,而是可能会导致民众的对立、国家的动荡。作为一个有政治智慧的人,不应该没有这个预见。但埃及目前的操盘手真就没有这样的智慧,太可惜了。

想想我们中国人,蒋经国及其他的父辈在台湾行一党独裁专政,搞特务政治、搞几十年的紧急戒严,恐怖统治,蒋经国及其家族、国民党在台湾几十年犯下的罪行,欠下的人命应该不少吧。当蒋经国在生命的最后两年里,拖着孱弱病体,主动放弃蒋氏家族、国民党在台湾地区的政治垄断利益,解除戒严、解除党禁、解除报禁、实行军队国家化等一系列在外人看来是政治自杀的改革政策,通过后来者的努力,最终使台湾走上了民主、法制和宪政的道路,打破了中国人天生不配享有民主政治的荒谬论断。

台湾在转型过程中,虽然蒋经国过世了,但是欠下血债、命案的前国民党独裁政权的党政军警人员中的高、中、低级官员应该有不少。龙应台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亲眼目睹的国民党宪兵枪杀美术老师这样的案件应该不少吧。那些手上沾满鲜血的军警人员要追究的话,那可不是少数。但是,台湾蒋经国及其后继者,哪怕是民进党主政时期,都没有提案、立法去追究历史上的犯罪人员。因为他们知道,对于主动悔罪、弃恶从善和改过的人和群体要宽容。没有他们的主动改过,悔罪,台湾要走上一个合符常识的、民主、法制、宪政的社会,是要成千上万人头落地的。

一个有智慧的、掌握乾坤的政治团队,就应该象我们中国人一样,特赦主动悔罪者,改过者。这是实现政治和解的最好办法和路径。哪怕普通的民众不理解,掌握乾坤的、有智慧的政治精英都要努力说服民众,走向理性。

可惜得很。不理性对待前总统穆巴拉克的事实表明,埃及目前的掌舵之人政治智慧不足,和我们中国人比,真的差远了。

2012年6月2日完稿于贵阳家中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