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香港特首曾荫权怎会如此“窝囊”

——评“曾荫权哽咽向香港市民致歉 放弃租住深圳豪宅”

香港特首曾荫权“就有关他接受款待和租住豪华住宅等事宜接受了立法会议员的提问”在会上曾荫权的态度是诚恳的,没有丝毫耍横和野蛮的表现,还出现了哽咽的悲情情绪。面对香港行政长官的这些真诚行为,立法会议员根本不买账,还要穷追猛打——“陈伟业议员:主席,我发觉我们香港第一贪官的调子越来越像陈水扁。主席,在刚才的发言中,他说照足本子办事,对得起良心。我举出三宗个案,关于被检控的公务员个案给高官听。一宗是今年(发生)的,向一位认识十年的网球教练借了500元,便被判社会服务令70小时,被革职。另一宗是一位退休的侦缉警署警长,在澳门有人提供免费的住宿给他,价值是两万元,最后被判入狱15个月。另一位是前水务署助理督察,他受贿2千元月饼礼券,是2千元的月饼礼券,最后被判监36个月,并赔偿政府1万元。主席,这位香港第一贪官,海、陆、空的大贪污,远超过这三宗个案所收受的利益。如果说对得起良心,又是否对得起16万公务员?他是否应该向16万公务员鞠躬道歉、引咎下台?”“李卓人议员:我已经很清楚地叫特首说出,所有款待过他的所谓朋友或富豪,然后是公务关系。如果我们不知道的话,我们怎么知道有没有利益冲突呢?所以,特首,最后我问你,这样比较简单点,如果我们立法会用权力及特权法去调查你,你会否配合或呼吁议员支持这件事,让你有多点机会向香港市民坦诚呢?”、、、、、、

曾荫权特首,您作为香港地区的最高行政长官,怎么这些立法议员一点都不把您放在眼里呢?这些立法议员是怎么产生出来的?如此目无最高领导?这些立法议员在会上的言行和表现根本就没有把您当做一位香港特区的最高领导人来看待,反而就像主人对待保姆或仆人一样说话。他们怎么敢这样放肆地骑到您的头上来“作威作福”呢?在这些立法议员产生之前,您为什么不提前做一些工作——或明或暗,将那些支持您、忠于您的人提名为立法议员,在立法会里面形成一个支持您的大多数。这样您就不会遭遇这么难堪了吗?对于那些找您麻烦的议员,想办法把他们搞掉,剪除异己,以各种名目,东一个,西一个,慢慢地搞掉。将那些反对者、有独立思想和见解的议员清理后,立法会这支队伍不是就干净、纯洁了吗?他们都是听您话的、驯服的工具。您这个最高领导人有什么想法,他们不就都得乖乖地围绕您定的中心工作、服务大局了吗?谁不服,最后的命运不就是被清理出立法会吗?只要是这样,即使您遭受公众质疑,立法会的议员绝对会和您一起来为您辟谣——那些质疑您的人是别有用心,是一小撮香港敌对势力和境外敌对分子相勾结,妄图颠覆政府,反对特首。这股风波迟早要到来,早来比迟来好,早来,象曾荫权特首这样的一批元老还在,有能力、有经验处置这些棘手的问题,维持香港的稳定大局,维护香港的长治久安。既然立法会是维护您的地位、进行统治的驯服工具,那么议员的产生您就可以把那些要退居二线的行政官员——您的老部下安排进立法委,用各种方式产生一个忠于特首的立法委。您搞得还在这些人面前哭,您是怎么当的最高领导人?一点形象都没有。

您的那些丑闻就像德国总统武尔夫一样,是新闻媒体扇的风,点的火,搞的您狼狈不堪。您搞一个宣传部,对新闻媒体进行管制。要求他们必需坚持正面报道的原则,报道时必需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对您进行负面报道,就违反了新闻媒体坚持正面报道的原则。不需要您出马,您的宣传部负责人召集这些媒体人开会,整顿、纠风,对拒不听话的人撤职、开出,移送司法处理。实在找不到理由,就可以查他们的账务,搞他一个贪污腐败罪名出来。您的宣传部的所有行为,新闻媒体都不能指责和报道。没有您及您的宣传部的同意和授权,他们敢报道,那就又是不坚持正面报道的新闻原则。这样一来,还有哪一家新闻媒体不懂事,和您这个香港特区的最高领导人过不去呢?媒体被您搞哑,失声后,您这点小事算什么?您就是再糜烂,再腐败,再贪婪,新闻媒体报道的都是您的光辉形象,您的尽忠职守,您的爱护香港百姓,关心香港百姓生活,永远和人民心连心,永远是市民学习和敬爱的楷模和伟大领袖。如果是这样,您的丑闻就从源头上得到根本治理,还有后续的狼狈和不体面吗?

香港那些市民对您抗议、示威,举着丑化您的漫画和标语要您下台,他们哪里把您这个最高领导人放在眼里。您可以成立一个教育主管部门来主抓教育。要求相关的教育部门坚持正确的教育方针和政治方向——从青少年抓起,忠于香港地区的伟大领袖,忠于香港地区的特区政府和政治集团。谁不忠于就是反领袖和反政府,没有升学、就业的权利和机会,甚至没有人身自由——坐牢,监禁;或者没有生存自由——判死刑,或秘密杀害。对于那些冥顽不化的顽固分子,您搞一支秘密警察队伍,监视市民的言行,随时秘密抓捕异己分子,并冠之以危害公共安全罪,危害国家安全罪。这样弄了以后,大部分市民从小就被培养为热爱领袖,热爱政府,并且随时准备为领袖和政府献身的人。少部分人在您的高压统治下,早就没有了生活和生存的空间。您说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媒体说了对您不利的话,大多数市民是热爱您的,他们绝对相信那是极少数人在抹黑您,污蔑政府,是别有用心。忠于您的绝大多说市民还会和您一道同那些极少数、污蔑您的、别有用心的反动分子、敌对分子做坚决的斗争。

曾荫权特首,您只要做到以上三条,您怎会如此窝囊?该哭的。该受伤的,该受害的,该倒霉的绝对不可能是您,相反,一定会是哪些不懂事,让您难堪的任何人和组织。您的形象将永远是春风得意,光辉伟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