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美国总统华盛顿为什么可以不恋权?

权力对于很多人而言是个好东西。行使权力,可以给自己带来荣耀。在权力受不到制约的环境,权力还可以给掌握权力的人及其亲友带来巨大的贪污腐败,滥用职权的不道德收益。于是就有了阿克顿勋爵的名言:“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地腐败”。权力,特别是绝对的权力有这么大的诱惑力,为什么大权在握的美国总统华盛顿不去追求绝对的权力,相反还要千方百计的去限制自己掌握的权力,让自己的权力在法律,特别是在宪法的约束下运行呢?

美国总统华盛顿不迷恋权力,力主限制权力的例证。1、独立战争结束后,军权在握的华盛顿主动辞职,回家务农。“1783年12月23日,华盛顿向邦联议会(Congress of the Confederation)辞去了他在军队里总司令的职务,、、、、、、华盛顿接着返回弗农山的庄园,就在1783年圣诞节前夕那天的傍晚抵达家门。、、、、、、当华盛顿离开军队时,他在大陆军团里的最终头衔是“将军和总司令”。”在很多人的眼中,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有了军队,就有了江山,有了政权,有了权力和利益。但是在华盛顿的眼中,军队是国民用来制服外敌和残害民众的敌人、维持政治体秩序的工具,而不是自己以此来摄取绝对权力和垄断权力的工具。军队本质上是国民集体的,而不是自己的,或者自己所代表的政治集团的。因此,当自己的任务——打败英军后,就可以解甲归田了。

2、主持制宪会议,限制总统权力。“在1787年华盛顿主持了在费城举行的制宪会议。他并没有参与讨论,但他的威望维持了会议的领导能力,并让代表团能专注于讨论上。在会议后他的威望使得包括维吉尼亚州议会在内的许多人相信这个会议的成果,而支持了美国宪法。”美国宪法限制了总统的很多权力。总统没有立法权。“本宪法所规定的立法权,全属合众国的国会,国会由一个参议院和一个众议院组成。”总统没有司法权。“合众国的司法权属於一个最高法院以及由国会随时下令设立的低级法院。、、、、、、司法权适用的范围,应包括在本宪法、合众国法律、和合众国已订的及将订的条约之下发生的一切涉及普通法及衡平法的案件 ;一切有关大使、公使及领事的案件 ;一切有关海上裁判权及海事裁判权的案件 ; 合众国为当事一方的诉讼; 州与州之间的诉讼,州与另一州的公民之间的诉讼,一州公民与另一州公民之间的诉讼,同州公民之间为不同之州所让与之土地而争执的诉讼,以及一州或其公民与外国政府、公民或其属民之间的诉讼。”总统的行政权也受到了限制。任期限制。“行政权力赋予美利坚合众国总统。总统任期四年,”必须选举产生。“总统和具有同样任期的副总统,应照下列手续选举 。”必须宣誓。“在他就职之前,他应宣誓或誓愿如下: --「我郑重宣誓(或 矢言) 我必忠诚地执行合众国总统的职务,并尽我最大的能力,维持、保护和捍卫合众国宪法。”受制于国会。“总统有权缔订条约,但须争取参议院的意见和同意,并须出席的参议员中三分之二的人赞成 ; 他有权提名,并於取得参议院的意见和同意後,任命大使、公使及领事、最高法院的法官,以及一切其他在本宪法中未经明定、但以後将依法律的规定而设置之合众国官员 ; 国会可以制定法律,酌情把这些较低级官员的任命权,授予总统本人,授予法院,或授予各行政部门的首长。 、、、、、、总统应经常向国会报告联邦的情况,并向国会提出他认为必要和适当的措施,供其考虑 ; ”违法犯罪必究。“合众国总统、副总统及其他所有文官,因叛国、贿赂或其它重罪和轻罪,被弹劾而判罪者,均应免职。”这样的宪法规定,总统没有多少特权,与普通公民无异。

3、在总统任期内,没有视宪法为儿戏,有法不依,或者干脆违反宪法。华盛顿做了两届总统,在军队又有极高的威望,他要想违反宪法,修改宪法,轻而易举,但他没有厚颜无耻,以权废法。华盛顿要是迷恋权力,他完全可以把国会弄成橡皮图章,听命与自己的行政权力。他完全可以不顾宪法对司法权的规定,可以让司法听命与他和他所在的政党——联邦党,坚持法院系统的联邦党的绝对领导。他甚至还可以修改宪法,无耻地把自己所在的政党规定为美国永远的执政党,他所在的联邦党不执政,就是违宪。甚至还可以到处宣传自己所在的执政党必须指挥枪,坚决反对军队国家化,非党化和国民化。所有这些增加自己及自己党派绝对权力的方式,他都没有干。在一般人的眼里,华盛顿就是一个另类和傻瓜,不晓得为自己及自己圈子的人争利益,争权力。

为什么华盛顿不迷恋权力,反而还要给掌握重权的自己套上枷锁呢?1、华盛顿有不迷恋权力的经济基础。只要财产权得到法律的有效保护,他回家务农——当庄园主并不比掌握重权差,反而还会享受天伦之乐。他的家产足可以让他过上优越的生活——“1752年,成为维农山庄园的主人。、、、、、、1758年当选为弗吉尼亚议员。翌年与富孀M.D.卡斯蒂斯结婚,获得大批奴隶和60.75平方千米土地,成为弗吉尼亚最大的种植园主。、、、、、、自从1797年3月退休后,华盛顿带着轻松的心情回到弗农山。他在那里建立了蒸馏室,并成为了或许是当时最大的威士忌蒸馏酒制造业者,到了1798年便生产了11,000加仑的威士忌,获得$7,500元的利润。”经济学上讲选择,华盛顿有选择,不选择当官,选择务农,照样可以优越地生活。

如果是列宁,斯大林,他们不当官,还有其他选择吗?在苏联共产党及其政府控制全国一切资源和权力的环境下,包括个人的生杀予夺的权力都掌控在领袖、执政党及其政府的手中时,不当官就意味着失去一切,甚至包括自己及其家人的自由和生命。他们除了选择当官,别无选择,除非他们想自套枷锁,想成为阶下囚,想找死。

由此看来全能型的政府、控制一切的政府是恐怖的,让领导人都失去了选择的自由,成为了权力的奴婢。而尊重并保护私权,尊重法律,对统治者,对任何人都意味着选择的自由,都意味着对权力奴隶的解放。

2、宗教价值观也为他及他的同仁驯服权力提供了共识和理念。华盛顿及他的同仁很少有不信上帝的。相信上帝就意味着在上帝面前,人人对是罪人。既然总统也有罪,也可能行恶,那么就不能迷信个人品质,而是要依靠制度、制衡和基于公理和人类常识来限制个人权力,限制人可能的行恶。社会自我生存和维系的制度和规则是根本,是基础,政府仅仅是社会自生制度的补充。可以讲,如果华盛顿没有对上帝的敬畏,无法无天,那他照样会堕落为目空一切,自以为是,连上天、自然和人类统统不放在眼里,癫狂地以为自己就是上帝,人间的上帝。谁不服从,就去斗谁——斗思想,剥夺别人的饭碗,自由和生命。以为自己给予了治下人民的一切,实际上是自己盗窃和抢劫了国民的一切,是国民天然的公敌。

由此看来,生活有选择权和心中有敬畏是华盛顿不迷恋权力,约束权力的重要原因。

2012-3-25 14:30完笔于贵阳家中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