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对司马南两个观点的商榷

以前不知道司马南是何许人也?前不久从网络上很多网友讥笑司马南先生的脑袋在美国被夹,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讲座时受到学生的激烈质疑。带着关注的心情,查了一些司马南的背景资料,也看了司马南与孔庆东的对话视频

特别是看了司马南与孔庆东的对话视频以后,我对司马南的印象很深刻。其实我们要欢迎司马南先生通过讲道理,而不是暴力威胁的口吻,或者面对公众的质疑,对明显违背常识的语言和行为装聋作哑,置之不理。这应该是一个很好的提高认识的途径。至于司马南先生的道理通不通,站不站得住脚,只要没有拿着抢的人在背后撑腰,而是通过平等、理智的交流,就可以有一个结果的。从这个角度来看,对不同观点的人,您不同意他的观点,但要尊重他说话的权利,不能粗暴地剥夺他说话的权利。因此司马南先生在美国意外受伤要同情和关心,没有语言暴力和身体暴力的讲话权利我们要尊重。这是人之常情。尊重司马南,就是在尊重我们自己。

尊重司马南的人格,不等于就认同他的观点。下面就司马南先生的几个观点进行商榷,希望司马南先生能够回应,更希望网友围观,进行评判,以加深对这些问题的认识和理解。

司马南先生在视频中讲到国家领导人的确定就像企业选接班人一样,不是搞选举,只需要自己考察、认可就行了。国家领导人的确定也一样,在小范围内考察,认可就行了。

在我看来,司马南先生这样的类比有问题。企业选接班人,谁在选?是企业的老板、东家在选。东家在几个候选人中间进行考察,最终确定谁来管理这个企业。这是符合常识的,这个企业是老板的,作为东家,他要为自己的拣选行为承担责任和后果,何况老板作为企业唯一或者最大的股东,按照投票原则,他的意见就能代表多数甚至是全部股东的意见。

谁是国家公共权力的东家呢?共产党从来没有说过自己国家公共权力的东家,反而说自己是公仆,要为人民服务。言下之意人民才是国家公共权力的主人,执政党及其组阁的政府是公众的仆人。只要认这个理,由主人——国民来选择和确定公仆——执政党来组阁政府就是基本的常识和公理。任何企图否定这个基本关系和原则的人都是否认基本常识的人。

既然一国全体国民是该国公共权力的东家,全体国民集体来选择代理人——国家元首和各级政府的行政首长就是基本常识,天经地义。企业的东家——老板来在几个考察人中选择接班人合符常识,但是没有经过全体国民的授权,而由少数几个人来拣选国家领导接班人就肯定违背基本常识。

我不知道为什么司马南先生在这样的基本常识问题上会如此糊涂?您想一下,您家请保姆,总得由您家主人说了算,而不是别人强奸主人的意志,违背主人的意志来给您家选一个保姆,即使别人推荐的是您喜欢的、称心的保姆,也得要您这个主人最终做决定——要,还是不要?如果您家保姆给您做家务,管家,反而爬到您头上去了——要您忠于他,热爱他,永远跟他走,天天歌颂他比您的爹妈还要亲,请问您家的保姆还是保姆吗?这个比您爹妈还亲的保姆只有是您家的祖宗了。当然如果您愿意花钱雇用一个人,把他当祖宗供养着,这是您的家事,而一般的人绝对不会自愿干卖祖损己、违背常识的蠢事,除非他们被这个保姆暴力挟持了。您家保姆合约到期了,下一个保姆还得由您这个东家来选择,您是主人,这是您的权利,也是符合常识的。如果有您的现任保姆来给您选继任保姆,您没有发言权,请问您只有出钱的责任,没有自主决策和选择的权利,符合常识吗?您的继任保姆既然主人对他没有发言权,他会按照主人的意愿来做家务吗?为您服务吗?

司马南在视频中提到中国大陆和台湾的民主不可比。其实司马南先生的意思是台湾很小——土地面积小,人口少,而中国大陆地域广阔,人口众多,分别是台湾的几百倍,几十倍。台湾的民主政治方式不适用与大陆。司马南这样的提问很有道理,但得有一个基本的前提——现代政治文明的基本常识一定是东家主权。台湾的直选是不适合大陆是一回事情,但是台湾的政治治理结构是符合公民主权这一基本民主政治常识是另外一个不同的问题。只要司马南承认国民——主人、东家主权这一基本常识,那么国民主权的具体形式不一定就是台湾模式。人口众多、地域广阔的政治体和弹丸之地的政治体确实不一样。中国大陆国家领导人不搞直选,可不可以搞间接选举?地域这么大,可不可以搞区域(乡、县、省级)高度自治,在此基础上间接选出国家领导人?中央政府和各地方政府能不能不是上下级关系,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而是分别对不同群体的选民负责的职责不同、分工不同之间的分工与合作关系?各级政府均能不能有本级的根本大法,由选民认可,当然全国层面的根本大法——宪法任何人和组织不得违反,任何其他法律不得与之相冲突,违者必究?基于国民主权,在更大的范围比如中央政府层面,虽然不是所有的国民能够直接参与,但是只要做实国民和代表之间的授权关系,代表真由各地国民决定,而不是一只看不见的手在背后暗中操作,这样的间接选举不能说没有可行性。

国外的地域大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人口大国——没有、俄罗斯、日本、韩国、德国是怎么进行政治选举的,可不可多研究,多参考,多借鉴?

除了现实按例外,能不能够好好研究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洛克的《政府论》和《联邦党人文集》,看看这些智者是怎么讨论这些问题的,特别是在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大国怎样有效实现国民主权的?

一定要记住,政治民主的本质是一人一票,国民集体选举各级政府的领导人和自己的民意代表,但是要把这一理念具体化到政治实践中,那是由一整套政治制度的设计或演进而来的——宪法、宪政、新闻自由、司法独立、多个政治集团依法和平竞争执政权、立法机构是国民的真实意愿代表机构、军队非党化等。这一系列的制度安排就是要保证各级政府的权力由国民控制,而不是由少数人和少数集团控制、甚至永远垄断,还要违背常识,胡说八道,愚弄和欺压国民。

只要不是装聋作哑,不是语言暴力,强词夺理,不是一个以自己的力气大就可以蔑视公理和常识,践踏别人自由和尊严的人和群体,我愿意和司马南先生进行任何平和、理智和有理有据地、合符常识和义理的讨论和对话,求同存异,增进共识,提高认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