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绅士不是软体动物

当人们说某个人很有绅士风度,意思是指这个人很有礼貌、很有修养、很有教养,言谈举止有分寸,待人接物知深浅,为人正派、理性、有个人的尊严。如果具备这些优秀品质的人碰到一个恶徒时,这个恶徒对这位绅士污言秽语、拳脚相加,这位绅士的个人尊严和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的时候,那他该怎么办?他是抱着大人不计小人过的想法,不与恶徒计较,想尽千方百计逃脱恶徒的侮辱和追打呢?还是奋起一搏,哪怕明显地处于劣势,也要为自己的荣誉和尊严而战,宁愿站着死,也不愿意跪着生呢?

我想现在许多中国人的选择可能是前者。他们觉得生命很宝贵,生命存在的意义大于生命的不存在。而且一个绅士的理智选择是生命的存在。但是历史上许多的案例支持的是后者——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而不是前者。

当布鲁诺明明知道坚持哥白尼的日心说有可能遭受宗教裁判所的迫害时,他没有选择逃避和退让,最终被宗教裁判所用火烧死。布鲁诺以身殉道的做法在很多人看来是愚蠢的行为,但是布鲁诺的选择证明了人类还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真相、不被愚弄、个人的尊严和荣誉。

当反对卡扎菲独裁专制统治的利比亚和平示威民众在决定行动之前,是完全可以预判到和平示威活动可能会遭到卡扎菲的武力镇压,而失去生命。但是,为了根绝卡扎菲的独裁、专制统治,他们没有选择退让,而是甘冒被枪杀的风险,奋起与卡扎菲的独裁专制政府抗争。许多人果然死于卡扎菲的枪炮之下。这些被枪杀的示威者同样用生命证明了维护人的尊严、反抗暴政的重要价值和意义。

面对铺天盖地的大字报批判和“马寅初不投降,就叫他灭亡”的狂吠时,马寅初却是“绝不向不以理服人的批判者投降。”没有向强权、野蛮和暴力低头,没有屈辱、苟且地活着。马寅初展示的同样是个人尊严和对强权、野蛮永不屈服的信念。

与人一样,国家也有相似之处。德国的军队野蛮地侵占波兰、西欧国家、苏联,强占他们的国家,杀害他们的国民,侮辱他们的姐妹。德国人的这些行为肯定是野蛮行为,实施这些野蛮行为的国家——德国,肯定是野蛮国家。被侵略的国家,是无辜者。面对野蛮国家的侵犯时,无辜的文明国家该做怎样的行为选择呢?面对野蛮侵略,这些被侵略的国家总不能以自己是文明国家,不应该与野蛮国家一般见识,忍让,退让,屈服,而听任自己的国土被强占,家园被毁坏,国民被杀、被关,被奸和被奴役。这绝对不是一个国家的有尊严的选择。但是历史事实却真有投降的民族和国家——欧洲大陆的许多国家法国、波兰、丹麦、卢森堡等虽经抵抗,最终却被强占。

当被侵略的国家选择还击野蛮的侵略者时,只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打败侵略者,消灭侵略者,人间才会有正义、公道和公理,而不是强权、暴力、野蛮和无耻。

所以当最后希特勒被打败、德国一片焦土、柏林一片废墟,希特勒饮弹自尽的时,理性的人们应该看到是希特勒领导的德国人的野蛮、非正义的行为,才遭至自己的灭顶之灾。这是咎由自取。文明国家的文明、讲道理、自尊和尊人,不应该是软弱和被流氓国家欺凌的对象。

由此看来,绅士、文明国家不是软体动物,他们既要有文明和修养,又要在面对野蛮和暴虐侵犯时,敢于抗暴,制暴和消灭暴虐,甚至明知寡不敌众,也要有尊严地死,而不是屈辱偷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