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对牛弹琴、启蒙运动的浅见

另外,就是下次课的讨论。第二次讨论后,有一个学生给我写的东西,我有意把这个学生写的东西,作为下次课讨论的议题。但是我一直很犹豫,我不知道他本身究竟是属于哪种类型?

我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欧洲有一个启蒙运动?启蒙运动最核心的本质是让人们从以前神学、宗教的桎梏中把人的思想解放出来。解放思想,所以最后,人们的理性得到了张扬,科学家、艺术家不断涌现,科学、艺术得到飞速发展。

如果没有启蒙运动的话,那不可能有现在的科技文明。启蒙运动之所以叫启蒙,是因为一个人的大脑可以由蒙昧状态变为不蒙昧状态,变为文明开化的状态。这是很有希望的。但是呢,也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我们讲过一个成语是“对牛弹琴”。对牛弹琴,人们一般是侮辱牛的。但是我告诉你,对牛弹琴不是牛的错。我觉得最本质的错误是弹琴的人。牛本来就听不懂音乐,它本来不知道琴声的美妙。但是你以为牛可以启蒙。你以为牛听多了琴声也可以唱歌、也可以欣赏音乐、也可以弹琴。那么谁的问题?弹琴人的问题。因为牛本来就永远听不懂音乐啊。

那我不知道一个人是永远都不懂音乐还是可以从不懂音乐变为音乐天才、音乐高手呢?如果不懂音乐可以变为音乐高手,那他是可以启蒙的。如果他永远都听不懂音乐,你还有必要花精力对牛弹琴吗?所以我一直在思考。我的思考不是没有道理的。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就是报纸上宣传的雷锋是真实的雷锋吗?我在凯迪社区看到了中国人民大学1960到1966年有一个统计系的大学生写了一个网络小说《我那不堪回首的大学》,其中有一个情节,引起了我的高度关注。他说那个时候正是学习雷锋的高潮时期。他所在的班级就请雷锋小时候的小学同学来讲雷锋。雷锋的小学同学去讲他和雷锋的交往,去讲雷锋的故事。他的小说中写的是雷锋的小学同学讲的内容和报纸上宣传的内容不相符合。是完全不一样的,或者说差异非常大。这样过了两三天,中国人民大学宣传部的领导就把雷锋的小学同学叫过去,要他再讲一遍。雷锋同学就再讲了一遍。宣传部的领导就跟他讲:你讲的这个事情就到此为止了。今后不准出去说了。我们也就不追究这个事情了。但是实际上,雷锋的同学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被扣上反对学习雷锋的帽子。

看了这个情况后,我很震惊。因为对雷锋小学同学所讲的事情没有去调查事情真相——究竟他讲的是对的还是错的,而是直接要他不要再说了,以报纸上为准。雷锋小学同学后面还是被打成反对学习雷锋的这么一个叫做有污点的人。这反应了一个什么问题?他们总有一个说的是真实的。没有经过研究,你直接讲雷锋小学同学有问题。那如果说是宣传的雷锋有问题呢?那这个问题是不是真正在求真啊?假如雷锋同学说的是真的,你把它打成反动份子,这是不是在迫害说真话的人?所以针对这个情况,我就去查证。最后查出的结果怎么样?从逻辑的角度、从常识的角度那些宣传的材料确实有问题。那时候雷锋还是活着的,给上等兵雷锋照相的是官职比雷锋高很多级别的团级干部也回忆了很多类似的情况。这些情况也会引起我们很多思考。

所以我就想啊,刚才那个讨论,我现在还是犹豫。这里很多写的东西,包括对我个人的批评,只要你说的是真的,我经常讲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我确实是个人有问题,我确实是进行人身攻击的,我是可以自我批评的。因为我个人修养、因为我个人问题、假如对哪些同学造成了伤害,有确定的证据和事实,我是可以改变的,我也可以公开道歉。只要我是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我就有底气和信心。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