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学院办公室资源配置与注水文凭的生产

截至现在为止,通过供给和需求两个视角,我们分析了注水文凭是怎么产生的,或者说,注水文凭存在的制度条件是什么?唯一可能导致注水文凭不存在,即真实文凭盛行的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从需求角度,需求文凭的社会各个行业之间竞争程度非常高;从供给的角度,文凭供给行业的竞争程度也是非常高的。只有在需求和供给这两方面都是竞争程度非常高的情况下,这个社会盛行的才是真实文凭。当然,即使在这种制度环境下,有没有可能有注水文凭?有可能有。但那样的注水文凭现象不是垄断制度产生的,是有信息不对称条件下产生的。这种情况所占的比例不是很大。

在其他的三种情况下,社会盛行的基本都是注水文凭。一种情况是整个社会各个行业竞争程度低,政府维持的行政垄断程度比较高,文凭供给行业的竞争程度高;另一种情况是整个社会各个行业竞争程度低,文凭供给行业是垄断程度比较高,或者垄断程度比较低;第三种情况是文凭供给行业、还是需求行业的竞争程度都低。这三种情况都是注水文凭盛行。这是我们的分析结论。

这些结论可不可靠?要通过案例来验证。今天我们主要是用案例来验证这些结论。我们还是按照顺序来逐一分析。

学院办公室资源的配置问题。这个我曾经写过一篇小文章。就是《西部G大学J学院办公室资源的配置问题》。你看一下,这个问题是什么?2008年底,新的J学院领导班子到任后首先想到的是解决J学院领导成员的办公室问题。院长、书记的办公室就自然使用了上届院长、书记的办公室。副院长的办公室就把原来MPA办公室占用了。另外一位副处级组织员的办公室安排不详。当时的矛盾就是上一届一位副院长的办公室没有交出来。我猜想如果这间办公室交出来,这位副处级组织员的办公室问题不就解决了吗?所有领导不都圆满的解决了办公室问题了吗?当然西部G大学J学院以外的其他学院也是同样的做法。学院领导的办公室条件要优先考虑。我还没有见到哪一个学院会有反例。但是,我还是希望新的领导班子能够打破常规有新气息,我希望新领导能够暂时安顿下来,就现有的办公条件做一个统筹安排。院领导,各系科室,教授、博士各占一个比重。在这样办公室资源分配中,院领导的比重就要下降,系科室和教授们都有一个办公的场所。虽然这样很紧张,很拥挤。可是现实让我失望了,领导班子优先考虑自己的办公场所,导致了其他没有行政职务的教授、博士没有任何办公场所。要知道这些教授、博士一年带的各年级的研究生少则几人,多则十几人,他们和自己指导的学生进行交流讨论的场所都没有。这样一来,院领导班子就有了和学校领导讨价还价的砝码。学校给我的办公条件太少了。使学校的老师没有基本的办公条件。因此,学院教师条件的改善,要通过学校的努力,和学院没有关系。果真如此吗?学校的办公条件在扩大三倍,按照领导班子现有的思路,先满足行政领导和行政人员,落到教师头上的办公条件也会所剩无几。按照领导有先,行政优先的原则,办公室的条件改善了,院领导办公室的标准不就可以从独立办公室扩大到独立套间吗?两间室或者三间室的。行政人员也可以按照单人独立办公室的标准来配置。到那时教师的办公条件差还是可以成为向学校讨价还价的砝码——学校投入不足。如果是按照这样的逻辑,学校对各学院的办公条件的投入很难满足。如果院领导班子不是领导班子优先、行政优先的思路,而是本着教学优先、科研优先,统筹安排的思路,那么在现有资源紧张的情况下,至少在办公条件的配置中,可以按照教学人员,行政人员,行政领导给予一个大致的比例划分。然后在各个人群中,进行有利于更好开展工作的配置。办公室资源有限的条件下,院领导为什么不可以两个人三个人一个办公室?就一定要一个领导一个独立的办公室呢?就是中国大陆的高校中间,我见过三个院领导共享一间办公室的学院,也见过所以领导全部在一个办公室在办公,各自使用独自工作平台的学院。当然由于他们的办公条件确实有限。没有行政职务的教授也没有办公条件。不知道这些学院的办公条件改善了,是不是也是领导优先、行政优先?如果我们的院领导放弃了自我优先,行政优先的思路,那么西部G大学J学院现有的办公资源完全可以配置一部分给没有行政职位的教学科研人员。在这样的条件下,老师们,导师、学生有一个交流研讨的平台。无行政职位的教学科研人员到了学院再也不会感觉无立足之地,不会感到是局外人。当有老师将这些情况讲给这个J学院领导时,获得的回应是嘲讽、讥笑。那个院领导甚至对这个老师说,我把我的办公室让给你使用吧。以为是这位老师在挑刺,在找麻烦。有的院领导则毫无反应的应付着。

为什么J学院领导班子要推行领导优先,行政优先的思路呢?为什么教授、老师们的办公条件得不到丝毫的统筹考虑呢。这背后的逻辑到底是什么呢?在一个什么样的制度环境下,J学院领导班子会去推行教师教授、博士优先和教学科研优先呢?如果有可能我会一一剖析。

我看到你们这么多人头这样趴在这下面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读那些东西对你们而言没有影响。

前不久,我到北京去,就是到北京大学去听了一门本科生的课,也令我很震惊,这不是中国第一学府吗?但是我看的是老师在上面上课的时候,下面学生大概有一半左右的学生,他们有的在睡觉,有的在玩电脑,有的在搞自己手中的活。这次我去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跟他们讲,我是贵州大学的经济学教授,希望向他们学习,能听听他们的课。我只有半天时间,刚好他们给我查了课表,说有李玲教授在上卫生经济学。李玲教授,虽然我不认同她的一些学术观点,但是我认可她是一个很有学识的学者。但是最后令我很失望——研究生的课堂里面只有学生,没有老师。我问身旁的学生,老师哪里去了?答曰:老师开会去了。老师的课会不会补呢?答曰:一般情况不会补。老师即使到课堂上课,也是学生讲,老师听。这样的情况我们要深度思考呀。

今天我还听了一个非常令人震惊的消息。我是一个对生活非常好奇的人,知道吗?他们里面很多新的东西都会让我产生思考和联想。今天我碰得到G大学一个博士也是G大学的所谓老师。

请问你博士是哪读的?

答曰:就是在G大学读的。

学什么专业的?

答曰:计算机专业的。

导师是谁?

答曰:导师是某某某。

我说您导师是研究什么专业的?

答曰:他老师的研究方向和他带的博士的专业完全不对口。但是这个人以前是领导,我跟了他以后,我到国内去进修,去听课,或者到国外去访问,他可以给我这些机会。所以,跟了他以后,这方面是有好处的。

他在专业方面有没有可能给你帮助呢?

答曰:没有帮助。

我就问他,如果说你自己换了另外一种情况:考博士的时候,考另外一个,比如说是世界一流学者,就是研究这个专业的。他知道国内最前沿、国际最前沿在哪个地方。你跟他一年甚至两年以后,你自己就已经进入前沿了。你那个时候考虑的问题,是突破前沿的问题。但是你现在和这个老师在一块,他不是研究这个专业的,却敢来这个专业带博士生。您没有感觉到会被耽误吗?

他问我,假如说你有这个机会,不是研究这个专业,有机会在这个专业当博导,那您愿不愿意去当博导呢?

我说我不会。

他就说,那就是人和人确实不一样。

我说这是最基本的常识,同志。比如我不懂计算机方面的知识,我的计算机有问题,我找你帮忙修计算机。如果你不是计算机方面的行家,那么你肯定不会说,我来帮你忙,我给您修。你帮忙没有效果,修不好的。相反,你会说,计算机我真的懂得不多,不能帮您,但是我知道某某人对计算机很熟悉,他是个行家。你找他吧。他准能帮你解决问题的。

但是这就奇怪了。高校的老师也有专业分工。一个老师在这个专业很行,在其他专业很可能是白痴,你不可能懂那个专业的。您从事的专业没有博士培养资格,那你就别带博士生啊。你这个专业没有这个能力培养博士,你要去您不熟悉、不懂的专业去带博士是什么意思?我们的高校连最基本的常识都没有了。

这个学院办公室配置是什么问题吗?J学院办公室配置不是真正为教学服务的。它是按照谁拥有行政资源,谁拥有行政级别,谁就可以享用那些东西。它是行政优先,领导优先的,他不是科研优先,教学优先。这样一个办公室资源的配置,它和注水文凭的生产有什么关联,或者有什么关系?既然当了领导就有这么大的利益,那个有点能力,科研能力比较强的人,假如说行政领导是要通过科研能力强,教学能力强来选拔上去的话,那么他努力搞科研和教学的目的就是为了当官。假如说行政领导不是由于科研能力强、教学能力强被选拔上去的,那么那些聪明的知道怎样追求自己个人利益最大化的人就不会把自己的精力投入教学、投入科研。他会千方百计把他的精力放到能让他当官的人身上,能够让它当官的事情上。我们很多人都想当官,削尖脑袋去当官,因为当官才有搞头。当不了官的,想办法获得当官人的好感。然后让他们在配置资源的时候,给自己分一杯残羹。这些当官的人吃剩了的,也可以给你吃一部分,总比一点不给你分吃好啊。那如果是这样的情况,绝大部分人都是想办法当行政领导,忙去巴结行政领导以使自己能够在资源配置中有优先分配权,那么大家都这么干的结果是什么?我们每一个人的时间有限,精力有限,是稀缺资源。你把你的心思、时间和精力都放到那个方面去了,请问你的教学你的科研能不能够有非常多的精力和时间投入?不能。不能的话,你的科研能力平庸,你的教学水平平庸,甚至完全不合格就很正常。教学和科研是什么关系?你能生产知识,搞出很好的科研,你的教学水平也是很优秀的。我们很难理解对学术没有任何思考的人,它能够把知识传播好。不可能的事情。如果是这样的情况,我们的老师没有足够的精力和时间投入来搞教学和科研,科研教学水平平庸,那么能不能够让学生获得一流的知识,能不能够对知识进行很好的传播?不可能。在这样的体制下,我们那些非常平庸的老师有没有羞耻感?他可以非常正当的没有羞耻感,为什么?我平庸,是因为你们鼓励我平庸。你们鼓励的是当官,当不了官我就想办法巴结当官的,抱着他们的大腿,也比搞教学、搞科研强得多。

通过这样的方式,老师的精力放到这样的地方去,而不是努力搞好科研和教学,那培养出来的学生是什么质量?既然如此,在这种情况下,请问这样的行政优先,领导优先的资源配置是不是在鼓励人们不要进行科研、教学努力的投入?既然如此,那十八节课给你上八节课的老师就不应该被认为很坏,有职业道德问题。这是她在特定环境下的正常行为选择。

那个18节课只上8节课的老师在特定制度环境下是理性的选择。我觉得这个老师没有问题。他那么干了以后,有没有损失?没有。但是他的成本投入少啊。他是理智的。但是我五十四课学时,除了法定假节放掉了,我没有补以外,其他任何情况,我都会上满的。而且考试是另外的时间。当然考试是研究生科来监考。我会改卷评卷。我这样上课和那个老师那样上课相比,还不说质量,仅看时间投入,他的投入是我的投入的百分之四十,他实际的单位课酬,按照出勤时间,是我的两倍多。从个人的投入和产出,成本和收益的角度,他聪明还是我聪明?他聪明。你之所以这么欢迎这样的老师,是因为他很聪明,他是聪明人。你们为什么恨我?因为我是蠢蛋,傻瓜。

你们给我支个招,我该怎么办?你们说我该怎么办?我是向他学习,还是坚持我现在的做法?您们坚持让我继续做傻瓜?所以你们的心眼坏啊。明明知道我这样做是傻子的行为,非得让我做傻瓜,还鼓励我。什么意思?不怀好意。我开个玩笑。但是这个调侃也有意思,你们要思考。

所有第一个案例——学院办公室资源的配置问题,请问G大学J学院的这样的资源配置思路、他们对老师的做法,是不是本质意义上讲在管理环节就在生产注水文凭?所以工学院有个老师,可能不是一个老师,他们说,我就是不会认真上课,我就是上课的时候要糊弄那些学生。因为你这个管理层没有把我们的劳动进行尊重。他们是这样认为的,既然不尊重我,那我也不会尊重我的学生,就这么简单。

我看了以后,很伤心,很痛。我是搞教育的。我不希望这样的现象成为常态。我是研究经济学的。经济学,微观经济学最核心的就是激励和约束。组织目标如果是良性的,就会激励人们努力工作,约束人偷懒,实现组织的良性激励和约束。这些老师发出这样的心声证明情况正好相反,让我非常痛心。

学院办公室资源配置的案例分析表明在管理这个环节确实会导致注水文凭的生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