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叙利亚总统巴沙尔政权的醒悟太晚了

自2011年3月15日叙利亚爆发大规模示威游行以来,面对压力,巴沙尔政权没有象卡扎菲政权那么嚣张、暴力、血腥和草菅人命。相反,他们采取了一系列纠错和赎罪行为的政策措施。“2011年4月19日叙利亚政府宣布废除已经实行了48年的国家紧急状态法,结束国家紧急状态。此举意味着叙利亚民众将拥有举行和平示威游行的权力。”也就是说在之前的48年中,叙利亚民众没有和平示威的权利。这一行动是叙利亚政府一个了不起的政治进步。“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31日颁布大赦令,释放2011年5月31日前所有加入穆斯林兄弟会的在押人员和所有被关押的政治党派的政治犯。”虽然是在反对派的压力下的行为,但是这也表示巴沙尔政权不是一意孤行、我行我素,听不进反对意见的一伙恶棍。此举也意味着他们并没有把反对派当做生死的敌人,而是当做可以对话和沟通意见的政治对手。2011年“8月4日,叙利亚总统巴沙尔签署总统令,颁布《政党法》,宣布叙利亚公民有权组建和参与新政党,这是阿拉伯社会复兴党执政48年来,多党制在叙利亚的第一次实现。”这也是一个了不起的政治进步。“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2011年10月)15日颁布第33号法令,决定成立叙利亚宪法草案制定全国委员会,并规定该委员会4个月内完成宪法草案的制定工作。”这个行动表明巴沙尔政府明确承认之前的叙利亚宪法存在问题——“阿拉伯社会复兴党享有管理国家的权力”、“叙利亚总统从阿拉伯社会复兴党提名中产生”等。这表明阿拉伯社会复兴党垄断叙利亚政治权力的格局在未来的新宪法中将可能被根除。

这一系列的行动,废止紧急状态法、释放所有政治犯、允许自由组党、制定新宪法,哪一个不是了不起的政治进步。这些政治改革行动如果不是在国民逼迫下的被动行为,而是巴沙尔政权在10年前或20年前的主动行为,请问巴沙尔政权会有今天的困境、被动和不体面吗?可以说要是在10多年前他们主动进行政治制度改革,回旋的时间和空间都很大,而且是主动让渡自己家族、执政党的垄断政治特权,更会得到民众的理解、谅解和支持。如果巴沙尔政权主动改革,早日废止紧急状态法,杜绝政治犯,允许自由组党,修订旧宪法或制定新宪法以废止一个特定政党永远执政获得宪法承认的荒唐条款等宪法规定,那么在多党自由公平、和平竞争执政权中,即使巴沙尔失去了执政权,巴沙尔所在的阿拉伯社会复兴党失去了执政权,巴沙尔都将被视为叙利亚的民族英雄,阿拉伯社会复兴党也将成为一个凭借自己的能力和美德,而不是凭借武力耍横、施暴的政治势力。如果是这样,只要叙利亚国民是理性的,巴沙尔、阿拉伯社会复兴党无论以前干过多少坏事、蠢事和血腥杀戮,都会得到国民的谅解和尊重,实现国家、民族和社会的政治和解。

历史不能假设。太可惜了,巴沙尔政权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和机会。在他们挥霍的时间里,自以为武力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凭借力气大就可以耍横,就可以胡说八道,颠倒黑白,蔑视公理和常识,可以开动一切宣传机器将违背基本常识的政治权力家族垄断、一党垄断的行为合理化,以暴力为后盾,通过宪法将违背基本常识的党化政权合法化,谁反对阿拉伯社会复兴党,谁就违法、违宪,当然更是反党分子。巴沙尔政权真的以为阿拉伯社会复兴党的领导是叙利亚人民的选择,是历史的必然,真的以为力气大、谎言、胡说八道可以成为自己保持垄断政治权力,强奸、欺负、愚弄人民的道具,直到永远。这样的意淫和幻想并不能阻止严酷现实的到来,而且火山爆发的始作俑者就是自己集团的人引燃的。

2011年3月中旬,“德拉市15名少年因在墙上画反政府内容的涂鸦被逮捕。据报道,这些少年不仅被殴打,其中一些人还被掀掉了手指甲,而他们的母亲则被强奸、恐吓。为此,德拉市爆发大规模民众抗议活动,在与警方的冲突中,造成一些人员伤亡。10天后,以奥特里总理为首的叙利亚内阁向总统阿萨德递交辞呈,而阿萨德当天接受了内阁辞职。”

因为反对政府,这些少年及其家人就受到这么残暴的对待。如果不是这些恶法,这些政府及执政党的恶棍敢这么干吗?在一个国民主权、法治、行宪政的国家或地区,批评政府、批评政府主要领导人是国民的宪法权利。谁敢违宪、破坏宪法践踏国民批评政府、政府领导人的权利?除非执政党、政府、领导人不想干了,否则他们不会违背基本常识,胡作非为的。陈水扁在我国台湾地区领导人的位置上,不是照样有人敢聚众,组织百万人反对他吗?要是在叙利亚2011年3月中旬之前的40多年时间里这些人那不就成了暴乱分子,违法分子吗?尼克松的水门事件导致民众大规模反对示威游行,最终迫使尼克松主动辞职。要是在叙利亚行专制、紧急状态时期,有这样大规模的民众胆敢反对总统,示威游行,岂不要遭受丧失自由和生命的灭顶之灾?

由此看来,导火索是偶然的,但是违背基本常识的独裁、专制、胡说八道和谎言盛行形成的制度土壤造就了火山必然会爆发,至于时间的早晚,具体的导火索是什么则具有偶发性。唯一能够避免火山爆发的就是巴沙尔政权有先见之明,及早主动改革政治,还权于民,行法治、行宪政、废除特定政党垄断执政权,回归常识和常理,根除暴力行为,才会释放社会的压力,避免火山的爆发。

其实,巴沙尔并不是一个不知道人类文明大方向的人。上文的他颁布的命令和法令就是明证。而且即使是在现在这样一个困境下,他还在公开申明他没有下达枪杀和平示威民众的命令——“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在接受美国记者采访时说,他没有下达杀害平民的命令,某些军官个人所犯的错误不应由政府承担责任。巴沙尔说,他无意一生领导叙利亚,如果民众不支持,他会主动下台。”只要他没有撒谎,他的话就至少说明巴沙尔知道下命令枪杀无辜平民是反人类的行为,虽然他的军官个人行为不应由政府承担责任的说法站不住脚。

我在想,如果巴沙尔就是一个象希特勒那样的无耻流氓,无视人类文明,与人类文明为敌,就是要坚持杀平民有理,在自己国内杀人是叙利亚的内政,容不得别国干涉、指责,否则就是干涉叙利亚的内政,那么独裁、血腥、暴力和不义的巴沙尔政权只有被正义力量,包括国内及国外的正义力量消灭,才能归还人间正道和常识,否则叙利亚不可能成为一个正常的文明社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