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初读南开大学老教授杨敬年

杨敬年教授生于1908年,到现在已经104岁了。作为学界前辈,牛津博士,他的健康长寿、对个人人生挫折的豁达,对曾经迫害、攻击过自己的人的理智对待,而不是以恨抱怨的心态,都令我敬重。但是作为百岁老人,人生经历如此丰厚,还希望他能够以一个独立的知识分子的风范,对世界和我国社会、政治、经济等领域能够有更多的真知灼见,留给后人,使我们这个世界能够走向符合人类文明的大方向,成为一个正常的社会。

杨敬年教授“很快遇上了“暴风骤雨式的政治运动”,牛津博士学位一钱不值,坐了经济系资料室的冷板凳。在同一个校园,与他同病相怜的包括诗人穆旦。”而且从1957年被划为右派分子,到1979年被平反摘帽,一共花去了这位牛津教授21年的宝贵时光。

“文化大革命中,杨敬年的朋友“十个有九个”揭发过他,所谓问题都是编造的。而他从未捏造事实陷害别人。后来得知谁曾揭露过自己,他也不生气,只是感慨“人性里有劣根的东西”。

面对这样长时间的挫折和身边朋友的背信弃义、栽赃陷害,杨敬年教授没有用仇恨之心对对这些自己生命中的人的恶行和卑劣,还能理智地将这些伤害过自己和给自己带来灾难的人仅仅归结为人性中的劣根性。个人心结能够从受伤害、个人恩怨、仇恨中超脱出来,潇洒看待,确实不简单,令人惊叹。几人能做到?这也可能是杨敬年教授健康长寿的秘诀之一吧。

我非常认同杨敬年教授不做情感和仇恨的奴隶,理性看待和对待人世间个人经历中的所有委屈和伤害。同时我也认为象杨敬年这样的智慧老人,更要将个人命运和国家、民族的命运结合起来,从自己的人生境遇中将自己对国家、民族得出的真知灼见留给后人,使后人能够对我们的国家、民族有更多、更深的认知,避免再步入癫狂。

作为在民国时期就有丰富生活、工作和求学经历、又是牛津大学的哲学博士,求知若渴,我相信杨敬年教授在牛津的求学和博士论文的写作绝对是自己对未知领域心智的结晶,探求的绝对是真知。1949年天津解放后,杨敬年教授也过了不惑之年,40多岁了。居然可以将自己以前在牛津的所学丢掉,重头学马列、学政治经济学、学中国革命史,学俄语。要是我,当我认定自己所学、所研究的东西和方法合符世界学术传统,与人类文明和知识的演进有益时,我感觉自己很难再接受外界的政治影响和干预了,除非我真的发现以前的思想、研究真出了偏差。1949年的分水岭,但是在1957年前的这段时间,杨敬年教授对政治环境、学术环境和工作环境的适应之快,对1949年之前所受英伦学风影响抛弃之快,是我难以置信的。可能小辈没有经历过这些世事,妄测了,还望见谅。

1957年杨敬年教授被打为右派分子,而且还被判处管制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右派帽子戴了21年。对这些,杨敬年教授在《人性谈》书中认为是对他的错误处分。而且后来确实也被平反了。我想请问的是作为这么一位学贯中西的博学之士,为什么到了20世纪90年代,年已90高龄时,仅仅只是认为自己被错划为右派了。请问当时右派的划分标准—— “1. 反对社会主义制度。反对城市和农村中的社会主义革命,反对党和人民政府关于社会经济的基本政策(如工业化、统购统销等);否定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就;坚持资本主义立场,宣扬资本主义制度和资产阶级剥削。 2. 反对无产阶级专政、反对民主集中制。攻击反帝国主义的斗争和人民政府的外交政策;攻击肃清反革命分子的斗争;否定“五大运动”的成就;反对对资产阶级分子和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改造;攻击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人事制度和干部政策;要求用资产阶级的政治法律和文化教育代替社会主义的政治法律和文化教育。 3. 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领导地位。反对党对于经济事业和文化事业的领导;以反对社会主义和共产党为目的而恶意地攻击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机关和领导人员、污蔑工农干部和革命积极分子、污蔑共产党的革命活动和组织原则。 4. 以反对社会主义和反对党为目的而分裂人民的团结。煽动群众反对党和人民政府;煽动工人和农民的分裂;煽动各民族之间的分裂;污蔑社会主义阵营,煽动社会主义阵营各国人民之间的分裂。 5. 组织和积极参加反对社会主义、反对党的小集团;蓄谋推翻某一部门或者某一基层单位的共产党的领导;煽动反对党、反对人民政府的骚乱。 6. 为犯有上述罪行的右派分子出主意,拉关系,通情报,向他们报告革命组织的机密。”违不违反共产党自己主持制定、实施的1954年宪法中的言论自由条款?是自己被错划为右派分子,还是整个反右运动就是一场人间悲剧,一场错误呢?这些问题,作为有这种思考能力深知人类文明大方向的人,应该能够作出回答,传承后人?

还有很多的疑问,不想再说了。

当然有人讲,“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您虽然学富五车,贯通中西,在您笔下那样一个极端不正常的社会下,能够生存下来已属不易了。但是当您到了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21世纪后,如果您老还有足够的精力,那后辈真心渴盼您能够超越时空,超越环境,将您自己所经历的重要事件运用自己的学识和智慧来解读,启蒙中华,流芳后世。

小辈不才,如有冒犯,还请谅解。真心祝福您150岁生日时,能够来向您老祝寿。谢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