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关于语言暴力的简单反思

有人讲到北京大学的孔庆东。你知道为什么现在又很多人要对孔庆东做出起诉,甚至说孔庆东不适宜在北京大学做教授?孔庆东的很多视频我看过。就在前不久他有一个“三妈事件”。他以前经常在电视台上公开骂人,语言粗俗、下流。有记者去采访他,他就说:“滚你妈的”、“去你妈的”、“***的”,然后又粗暴地挂掉了电话。

当然这个事情我没看到。但是,他的视频我是看了。他说我国目前情况,法学家中有很多是汉奸法学家,经济学家中有很多是汉奸经济学家。广东的报纸,比《如南方周末》、《南风窗》等、都是沦陷区的汉奸报纸。你们知道什么是汉奸吗?孔庆东作为一个教授,你的观点、论点总要有事实作为依据吧。总得有论据来论证你的观点吧。你不能捕风捉影吧。如果完全没有逻辑、没有事实依据就这样扣帽子,我看难以服众。

现在还有一个乌有之乡的网站。曾经发起过一个起诉。它要起诉汉奸经济学家茅于轼。还有一个叫辛子陵它也要起诉。我看了之后引起了我的好奇。起诉的内容是茅于轼、辛子陵污蔑毛主席。我就是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的。他们污蔑毛主席我肯定不答应啊。毛主席没有的事情,你无中生有造谣。如果是这样的方式,我肯定也是不认同的。毛主席不可能是完人,毛主席可能有错误。这没什么说的。邓小平在1978年改革开放时就给毛主席定性了。说毛主席是7分成绩三分错。说毛主席不是完人。这个我觉得是可以的。我到乌有之乡去看他们发的起诉辛子陵和茅于轼的文章。看了以后吧,也许可能我是一个学者吧。我太理性了。我希望他们讲的事情都有事实和依据。都有可靠的证据,来说这些事情。但是我看了十多篇的东西,感觉这个和文革时候的那种扣帽子、抓辫子、打棍子没有什么差异。我感觉这些人的思想就和那个时候差不多。到了今天这个时候还是这样的认知状况,我当时心里有一股隐隐的刺痛。

我原来以为,我们国家这么多年以后,至少有一点就是讲道理。用基本的公理、道理、常识来摆事实、讲道理。大家本着这样的前提,哪怕是最后的观点不一样,我照样可以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尊重你的人格。但是如果不是这样呢?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通过这些现象,我在想,中华民族如果想要走向伟大复兴,一个基本的前提,那就是大家都要服理,以理服人。这是一个最大的前提。如果使用的是语言暴力,甚至是污蔑、栽赃陷害,这样下去的话,这个民族会不会来第二次文革?第三次文革?我不寒而栗。

我们怎么才能杜绝文革悲剧永远不可能在咱们这个国家重演?怎么才能杜绝文革永远不可能在人类重演?我们需要思考。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思考。怎么才能避免老流氓、年轻流氓、中年流氓?如果那样的流氓多了,你看看文革的发生有没有可能?那样的流氓掌权之后,他是什么样的嘴脸?所以啊,我们要思考。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