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 全世界都在谴责刘晓波获得诺贝尔获和平奖吗?

这两天从网上看到中国政府发言人谴责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宣称刘晓波获诺奖对诺贝尔和平奖的亵渎。我想深度了解这方面的信息,结果令我非常失望。我通过GOOGLE搜索引擎无数次查找与刘晓波的相关词条,结果是“您正在查找的页当前不可用。 网站可能遇到支持问题,或者您需要 调整您的浏览器设置”。百度搜索引擎的显示内容却全部是有关刘晓波获诺奖的负面报道——中国政府的抗议、中国民众的不满、外国人士的非议等内容。好像全世界包括中国在内都在谴责刘晓波获诺奖,而诺贝尔委员会是“独夫民贼”一样。

可是即使诺贝尔委员会是“独夫民贼”,别有用心,那他们授奖给刘晓波的理由、程序,颁奖过程等这些新闻事实为什么就消失了呢?还有对于一个新闻事件,社会反映有差别,甚至有冲突,这是正常的现象。可是我看到的却是一种颜色,一种调子,那就是诺贝尔委员会有问题,刘晓波不该得奖。这让我感觉到极不正常,这不是事件的真实面貌,好像背后有一只手在操控这些搜索引擎,要么完全屏蔽、要么有选择性的屏蔽。不管是那一种情况,网民都不可能获得全面的与该事件相关的真实信息。不能获得全面的各方的信息,网民也就不可能对该事件有一个公正、客观的独立认识和判断。由此看来操控信息、堵塞网民获取完全信息的渠道是别有用心的,是一种新的愚民行为。这些愚民行为将使我们的民众无法形成独立、公正、客观的看法,而且也与一个信息不受操控的社会的公众的认识水平差别巨大。信息不受操控的社会成员能够获得完全信息,听到各方面、不同的声音,从而形成自己的独立认识。各种独立认识的公开自由表达,又会启发更多的人产生更多新的认识和知识,我想这可能也是知识社会的一大特点吧。

想控制信息、操纵信息的社会,信息的操纵者是把社会公众当玩物,把社会公众当做自己可以随意摆布的木偶。他们可能认为自己是社会公众的大脑,自己可以代替社会公众思考、做判断、做选择,而公众是不需要有思考能力的。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了整个社会公众整体认识能力的低下、偏颇、狭隘等。

因为我看不到刘晓波获诺奖的全面信息,所以我形成了全世界都在谴责刘晓波获诺奖的负面印象。可是与一个能够获得全面信息的人相比,别人就会说我狭隘、偏激、认识水平低下,甚至是弱智。这能责怪我吗?在信息局限下,我的这些认识有错吗?由此看来,为了不让别人认为我们的民众狭隘、偏激和弱智,请归还他们自由获取信息的权力,信息自由传播的权力和自由表达独立判断和独立思想的权力。只有这样,我们的社会才会更平和、更客观、公正,也才会更可持续、更有前途。

真心希望GOOGLE 的信息不被屏蔽,百度的信息不被有选择的屏蔽。无论背后的实施者是谁,这些行为既害己,又害人,更会阻碍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