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 一个知识人的社会认知历程

一、毛主席是凡人吗?

小时候我生活在四川一个偏远、贫穷的大山里,在儿时的记忆里,每天傍晚从大喇叭里传出《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等歌颂伟大领袖和导师毛泽东的歌曲。当时印象中毛主席可是了不起的大救星和伟人,感觉是神仙。不知儿时伙伴从哪里听来的故事——外国的特务来刺杀毛主席,许世友象孙悟空一样变成麻雀,飞到毛主席身旁,把毛主席救走了。几个小朋友在一块儿玩时,一个小朋友突然问,毛主席拉屎吗?有的说不拉屎,说伟人怎么会拉屎呢?有的说要拉屎,我们都拉屎,爸爸妈妈都拉屎,毛主席也要拉屎呀。反驳者说我们、爸爸妈妈是凡人,当然要拉屎,毛主席又不是凡人,他是来救凡人的,是伟人,是神仙,神仙怎么会拉屎呢?小伙伴们当时确实认同了毛主席不会拉屎,是神仙的说法,他会活一万岁,而我们身边的老年人才几十岁就死了。1976年,我当时7岁,突然传出毛主席逝世了,我们村里给毛主席开追悼会,大家都很悲痛,失去了大救星怎么过日子呀?可是我当时很奇怪,毛主席怎么会死呢?他是神仙呀,要活一万岁的,怎么能说死就死呢?毛主席的死击垮了我之前的毛主席不是凡人的初浅观念,原来毛主席也是人,也会死,看来也要拉屎的。

二、毛主席也会有错误?

毛主席的死颠覆了以前我认为他不是凡人的观念,但是他是了不起的伟人的观念依然巍然屹立在我的心中。大约在1982年我读小学五年级时,听老师说,党中央给毛主席做了功过的评价——7分成绩,3分错。我当时一下子懵了,伟大领袖毛主席怎么会有错呢?而且还是3分错。这不是公开反对毛主席吗?胆子也太大了。以前的印象是谁反对毛主席,谁就是反革命。反革命敌人是要坐牢,被枪毙的,是罪有应得。我们当然要永远拥护毛主席,不做反革命敌人。怎么党中央要做反对毛主席的敌人呢?当时我真的很困惑,是党中央正确,还是毛主席正确呢?但不管怎么样党中央定性毛主席也有错的结论让我明白了反对毛主席的错误也是可以的,看来领袖不但是凡人,而且也会犯错误。

三、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吗?

高中的时候我学文科。为了准备高考,我们又复习了初中教科书。我发现同样是初中历史教科书,1982的版本和1987年的版本在一些问题的提法上差异特别大。1982年版本对抗日战争的论述中,给我的印象是中国共产党是打败日本侵略者的最主要力量和中流砥柱,国民党是投降派,他们不抗日,还要反共,既是卖国贼,又是反动派。时隔5年,初中教科书对同样内容的论述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在抗日战争的初期,国民党军队在正面战场上是抗日的主要力量;在相持阶段,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开辟了敌后抗日的主战场,国民党在正面战场上对日军进行了有力的抵抗,抗战后期,共产党的敌后战场成为抗日的主战场,国民党腐败、反共,搞摩擦,军队大量投降日军,和日军的交战屡吃败仗。总的感觉是在87年的版本中国民党在抗日战争中有了重要的一席之地。当时我非常困惑。中国共产党经常教导我们要实事求是,而且实事求是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史实只有一个,为什么相隔5年的历史教科书对同样的问题就有了两个不同的史实呢?究竟哪个版本的说法是真实的呢?我们当时为了高考,当然只能接受1987年版本的说法。可是接受了1987年版本的说法,就意味着1982年版本在这个问题上是在说谎。当时我想,如果1982年的版本在说谎,那么假如1987年的版本不修改,我们岂不是要永远被迫接受这些谎言的说法?原来在我们的国家历史真是可以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历史如果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那么1987年的版本就一定是历史的真相吗?

四、帝国主义在压迫我们吗?

推翻帝国主义对中国的压迫在上世纪50年代就是欧美列强在中国境内的所有财产、工厂都被冻结、没收了,以前所有的经商、贸易等方面的条约都无效了。这样一个直观的现象就是和欧美等国的交道没有了。没有了交道,帝国主义再也不可能压迫中国了。因此,帝国主义对中国人民的压迫就被推翻了。

帝国主义压迫我们,和我们有深仇大恨。不仅如此,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中讲到了帝国主义是垂死的、腐朽的和没落的资本主义。而我们的社会主义是前途光明的,生活幸福的。改革开放后,我们发现这个以前欺压中国人的帝国主义科技发达、经济强大,国民的收入水平比我们高得多,社会福利也比我们好得多。原来帝国主义民众不但没有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反而生活水平非常高。刚解放时我们为了避免他们欺负我们,根本就不和他们打交道。改革开放后,我们却主动和他们打交道,根本就不怕他们来欺负我们,反而还欢迎他们来欺负我们。我们渴望和他们进行贸易,获得我们急需的资金、先进的设备和技术。我们欢迎他们的企业来投资办厂,增加我们的就业、税收和产品的供给。他们的企业、公司也获得了丰厚的利润回报。经济现实让我们懂得了帝国主义的公司虽然在我国获得了丰厚的回报,但同时也给了我们巨大的好处。外资企业的中国员工获得了就业,而且报酬和工作条件、管理水平还相当具有吸引力,增加了地方政府的税收,缓解了财政压力;规范的管理造就了我国一大批高素质、熟悉先进设备和技术的人力资源队伍,为我国的本土企业的诞生和成长准备了条件。还有就是大量国外先进水平企业的进入,给我国的本土企业带来了生存压力,迫使本土企业加快制度转型和管理、技术水平的提升。原来和帝国主义打交道,并不完全就是压迫,更多的是互利互惠。随着改革开放时间的推进,中国人的知识水平逐渐增加。他们知道了对外经贸的发展,实质上就是中国商品市场半径的扩大,市场规模的增加。市场规模的扩大有利于市场分工的深化,而分工的深化则有利于生产效率的提高和技术、发明和诀窍的发现。他们还知道了和帝国主义进行经贸往来,不仅可以在各自绝对优势的领域进行分工,也可以在各自相对优势的领域进行分工,还可以在各自要素丰裕程度上进行分工,然后进行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可以大大增加了各国的生产效率,促进各国经济福利水平的提高。这是一种互利互惠的发展模式。由此看来以前的推翻帝国主义、赶跑帝国主义、不与帝国主义打交道的行为表面上看我们赢得了尊严,实际上是我们自我孤立、自我封闭,自己人为缩小我们的市场规模,这实际上是在自己砸自己的脚。看来帝国主义这座大山还真不能随意去推翻。

五、土地私有制是土地兼并、民不聊生和王朝灭亡的根源吗?

2003年左右我研究我国农村的税费改革问题时,阅读了大量的我国历朝历代的农民税费负担,最终发现传统的假设——土地私有制是历史上土地大量兼并,农民贫困并导致农民起义和王朝崩溃的总根源这一说法是错误的。我国历史上确实发生过无数次的大规模的土地兼并并导致王朝崩溃。但是土地的大规模兼并并不是土地私有制造成的,而是行使公权力的政府官僚假借公权力之威势,对农民、富农和中小地主甚至是大地主的土地进行大量的盘剥、吞并造成的。在那个时候如果朝廷的得宠高官对大量的土地感兴趣,如果对土地感兴趣成为官僚阶层不受遏制的主流爱好,那么他们通过巧取豪夺,吞并与官府没有多少瓜葛的农民、富农、甚至地主的土地就成为流行现象。这样,土地就大量地集中于官僚阶层的手中。没有公权力的介入,不可能发生这么大规模的土地兼并。大批自耕农民失去土地,他们只能成为雇农或者流民。

在过去自然灾害对农业收成的影响相当大。自耕农自己拥有一定量的土地,他们可以通过丰年来弥补灾年进行自我保险,因此灾年对他们不是特别致命的灾难。在官僚阶层大规模兼并土地之前,富农、中小地主大量存在,他们对雇农的竞争性雇佣,使得雇农的收入不可能被压得很低,他们他们的生存状况比土地兼并后好得多。如果遇上灾年,大部分的农民可以自保,那么需要朝廷救济的饥民数量将大幅下降,朝廷也有能力进行救济,因此发生大的危机的可能性小。

相反,在官僚阶层通过掠夺的方式获得自耕农、富农、中小地主的土地后,地主的数量减少了,地主对雇农需求的竞争减弱了,垄断程度较兼并前加强了,雇农和地主讨价还价的能力减弱了。同时由于大量自耕农、富农、甚至地主转为雇农,雇农数量的增加使得雇农之间的竞争加剧,进一步削弱了雇农和地主讨价还价的能力,因而他们的雇佣报酬相对下降了。另外,由于大地主多为高官,土地不是他们的唯一收入来源,他们更多的收入可以从朝廷俸禄和贪赃枉法等渠道获取。于是,他们不可能象以前无官方背景的地主那样精心经营管理自己的土地。这会导致农业总体收获物的减产。这样导致的后果就是社会总财富的下降和贫困人群的大量增加。在灾年,需要朝廷救济的饥民像蝗虫一样多,这是政府无力救济的。当农民活不下去了,王朝的末日也就来了。因此滥用公权力,民间对官僚掠夺土地的恶行没有申诉的机会和权力,导致大官僚地主的产生。这才是农民起义、王朝灭亡的根源。当然在没有大官僚地主产生时,也有农民起义、王朝灭亡的事例。这主要是朝廷没有自律的苛捐杂税和沉重的劳役毁坏了社会的经济根基,导致农民活不下去,王朝被灭。这种情况本质上讲也是滥用公权力。秦朝灭亡就是很好的例子。

六、地富反坏右意味着什么?

记得小时候经常听成年人讲地富反坏右是坏分子,是坏人,如果哪个孩子是这些家庭出生的,会经常受到家庭出生好的孩子的欺负,作为坏分子的父母也不敢为自己的孩子讨回公道。我读小学的时候,看了连环画书中刘文学的故事,知道他是同偷集体辣椒的地主坏分子作斗争而被地主掐死了,当时我很痛恨地主,在连环画有地主头像的地方画了很多叉,很多地方的纸都叉烂了。在我读初中、高中甚至大学的时候,在政审表、登记表中,我都被要求填写家庭成分,亲属中被判刑、劳教、管制的人员。当时很不解,为什么要填这些呢?只要一个人拥护革命,愿意为人民服务,为什么还要计较他的家庭出身和亲属的行为呢?慢慢地我明白了,家庭出身很重要,出身好,你可以优先参军、参干、参工、入党、被推荐上工农兵大学,出身不好,你就会失去这些机会,至少没有优先权。你的出身好,但是如果亲属中有地富反坏右分子或者历史不清楚者,也要受到牵连。我终于明白了实际上地富反坏右及其亲属都是要受到重者打击、轻者歧视的一个群体。只要你是这个群体的成员,无论有多大的能力、无论多么善良,多么热爱社会主义祖国,你充分发挥自己聪明才智的机会和可能性都比较小。

当年参与和见证批判马寅初老先生的人们在思考什么?

“据现在档案资料统计,仅1958年下半年,《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光明日报》、《文汇报》、《中国青年报》等全国重要报刊发表的批判文章就达200多篇。、、、、、、一夜之间,上万张大字报贴满了北大校园,甚至连他家的院子里、书房里及卧室里,都贴满了大字报。“马寅初不投降,就叫他灭亡!”的口号声在北大校园内此起彼伏。”[1]1959年12月24日和28日两次参加批判马寅初的报告大会的参与人都达到8000人以上。[2]

当我从《马寅初:绝不向不以理服人的批判者投降》的文章中看到上述这些内容时,倍感震惊和心痛。半年时间在重要报刊的批判文章达200多篇,一夜之间上万张大字报,8000人以上的批判大会,这些是多么庞大的豪华阵容。也就是说,当年参与批斗马寅初的人数至少是万人的规模,而且参与的人员全都是有知识的在校大学生和许多理论界、知识界和学术界的学者和专家。像这种文化层次的人群不说是在批判马寅初先生的当时,就是在现在也是属于社会的极少数精英人群。我们要知道即使在现阶段,我国总人口中大学文化的人口比例也相当低。就是这么一群精英人物,直到现在我很难找到这些批判马寅初的参与者的反思和忏悔的回忆文章。真不知道这些参与者对亲历的历史事件有什么样的思考?

您们知不知道,如果仅仅是毛主席反对马寅初先生的思想观点,康生、陈伯达要批判马寅初的思想观点,您们就群起而攻之,以势压人,妄图取得胜利,那么您们就是一群没有灵魂的势利小人,人云亦云,是权力的奴婢,令人鄙视和唾弃。如果您们当时的批判是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是与马寅初先生观点不同的思想争论和批判,那么在马寅初被平反后,官方宣布马寅初所坚持的真理战胜了谬误之际,您们为什么又不站出来捍卫您们的思想观点,学术观点呢?甚至连“是权力让马寅初的真理获得胜利”的话都不敢说呢?如果是这样,那您们和马寅初相比,个人的人格独立和坚守就太差了。如果您们当时的学术水平、思想认识确实受到局限,有什么难言之隐、苦衷甚至有个人不可告人的目的,由于社会环境、个人思想局限,这些都可以理解。可是在我们的社会环境改善、认知能力提高的条件下,为什么就不能对自己过去所做的一些事情真心悔过和回顾总结呢?您们的文化水平如此之高,堪称中国极少数精英,就没有想过马寅初的悲剧不仅仅是时代的悲剧,更是中华民族的悲剧。导致马寅初悲剧的环境和土壤是什么?这个悲剧今天或者明天会不会重演?只要马寅初的悲剧有重演的可能,中华民族就永无可能复兴之日。您们作为参与批判马寅初的时代精华,更有能力、有可能贡献你们的真知灼见,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提供您们的经验教训。很遗憾,我看到的是沉默,是无声。您们都如此怯懦、胆小和堕落,那么我国的那些文盲、半文盲、小学文化、初中文化、高中文化的人群中绝大多数都很少有阅读能力,思考能力和透视问题本质的能力,我们还指望他们来承担思想的发现者、传播者和启蒙者的作用吗?看到您们的表现,我真的为我国的前途忧心呀。

[1]http://www.people.com.cn/GB/shizheng/252/8434/8437/20020613/751972.html。

[2]http://www.360doc.com/content/10/0601/13/1336297_30656106.shtm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