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经济学研究的逻辑和反例

经济学研究有什么样的制度环境就有什么样的人的行为选择。但是在同一个制度环境下,不同的人面对相同的约束时,选择行为还是不完全一样。这又怎么解释呢?

例如,蒋经国统治的台湾地区当时是家天下加党天下。他继承他父亲的政治遗产,成为了台湾的独裁者。但就是这样一个独裁者,他甘愿放弃国民党在台湾政治上的垄断地位,甘愿放弃蒋家人对台湾政权的家族统治,公开承诺他的后代不再参政,台湾的任何一个政党都可以来竞争台湾地区的执政权,最终建成了民主、法治和宪政的政府。蒋经国打破了黄种人,特别是中国人天生不配享有政治民主的荒唐论断。

但是,同样是在独裁统治下,比如卡扎菲,又是个什么情况呢?当民众向他的独裁政府进行和平示威、抗议的时候,他命令忠于他的军队拿着冲锋枪,用武装直升飞机和迫击炮去攻击手无寸铁的民众。

请问同样是在独裁体制下,为什么蒋经国和卡扎菲的差距就这么大呢?这两个案例给我们提供了另外一种思考。

前段时间我讲到有什么样的规则就有什么样的个人行为选择。根据这个判断,在独裁政治的制度规则下,独裁者一般都会想着维护自己的独裁统治地位。因为放弃独裁统治就是自己损害自己的利益。但还是有反例。比如说蒋经国,他是中华民族的骄傲。蒋经国主动放弃独裁统治的事实证伪了经济学的追求个人利益最优化是个人行为选择的假说。如果蒋经国选择他短期利益的话,他就会让他的儿子做台湾的领导人,然后是他的孙子。但是他没有这样做。不让蒋家人垄断台湾地区的政治权力,还是可以让国民党来永远统治台湾的。这样就可以不给民进党任何竞争执政权的机会。你民进党要组党,我国民党就不让你组。我们国民党执政是台湾人民的选择,是历史的必然。你民进党要组党,没经过我国民党的同意,那就是非法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台湾的垄断政治永远不可能被放弃,除非国民党垮台,被消灭。由此看来,我们讲特定制度约束下理性个人的行为选择具有必然性的结论,其实还是有例外的。

再看另外的例子。你们知道斯大林在我小时候心目中是什么形象吗?是伟大的革命导师和领袖,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伟人。我们小时候教室里就有马克思,恩格斯,斯大林,列宁,毛主席以及华主席的画像。现在斯大林在我们心目中是不是还是这样的形象呢?其它不讲,公开的,有事实作支撑的一个史实——在1940年,苏共最高领导人斯大林下令把被俘的2.2万名手无寸铁的波兰军官秘密杀害。后来德国控制了这块掩埋波兰冤魂之地后,发现了很多的尸骨。于是把苏联人杀害很多波兰人的这个新闻报道出去。当时苏联外交部马上辟谣,说这是德国人无耻的陷害。40多年后,戈尔巴乔夫应波兰政府的请求,组成调查团,抱着实事求是的态度来调查。调查结论是杀害这些被俘波兰军官的是斯大林,是他下的命令。那之前苏联政府说德国政府是在无耻地陷害苏联政府,但后来戈尔巴乔夫的调查结论证明当时苏联的斯大林政府是无耻的。另外还有一个事例。苏联在1937-1938年,确实进行过大清洗,血腥屠杀。杀了多少人呢?有68.2万人,很多都是苏联高级官员(好多是元帅,将军等)。这些是谁披露的?你们可以去查一本书——《戈尔巴乔夫回忆录》。在书中,戈尔巴乔夫在罗马尼亚总书记齐奥塞斯库还未垮台的时候将那些事实讲给齐奥塞斯库听,齐奥赛斯库哑口无言。一年时间枪杀68.2万人的史实,是苏联公开的档案。就是说苏联官方自己承认的一年多时间就杀害了68.2万人。其它的我不敢乱讲,就我知道的确凿的证据,就凭这两个事件,请问斯大林他还是不是个伟人?如果你们知道这两个史料确实是真的,不是别人嫁祸斯大林的,那么你们说斯大林还是不是个伟人呢?还是不是我们原来心目中的伟人?请问是不是?请问他是不是个侩子手?是不是个屠夫?斯大林是列宁的继承人,我没说苏联是专制统治。其实说也没关系。苏联人也承认了这段历史事实。只要我不说中国共产党是专制统治就行了。同样是那个体制,戈尔巴乔夫和斯大林一样,也是那个体制下的总书记,最高领导人,但为什么他就可以不昧着良心干事,至少没有残杀无辜的人。他在任苏共中央总书记时期提出了让历史和现实多一点光亮,历史上的事情、现实生活中的真相要让人们知道。高级领导人的讲话再也不是先录音录好后,再进行修改,而是以现场直播的方式。正是这样,人们知道了苏联历史和现实的真实面貌是怎样的?你们想一下,当人们知道了历史和现实的真实情况后,常识就会让他们知道是非对错、正义和罪恶。那你们想一下假如人们不知道苏联历史和现实的真相,会怎么样?我跟你讲,不知道的话,即使戈尔巴乔夫1992年要解散苏联共产党,苏联民众要是不知道这些真相,真的认为苏联共产党非常正义,那么至少苏联军队中的部分元帅、高级将领、中级将领、普通士兵就不会答应解散苏联共产党。很多党员绝对会捍卫苏联共产党这个组织。军方和民众要捍卫被苏联最高领导人解散的苏联共产党,结果会是什么呢?必然会是内战。而内战的结局是什么?这么多的核武器,不仅对苏联,对整个世界的安全和和平都会构成严重的挑战和威胁。可是事实上,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解散了1500万人这么大的苏联共产党政党组织,随后几乎是风平浪静。没有苏联民众对历史和现实真相的了解和充分认识,绝对不可能如此平和地解散这么大的政党组织。

同样的制度环境,都是继承前任,一个是斯大林,一个是戈尔巴乔夫。在相同的制度环境下,不同的人,他的行为却是截然相反的。个人的认知能力,个人的良知,个人的道德感会有差异。所以说经济学蛮有意思就在这个地方,它有反例。我的意思就是说蒋经国和戈尔巴乔夫证伪了我们前一堂课讲的有什么样的制度规则就有什么样的人的行为选择,我们说一个人在非常坏的制度环境下,他必然行恶,行恶对他最有利。但是在坏的制度环境下也有人不去行恶,他不随大流。前面就举了两个例子。那你们再想一下,那个卡扎菲和穆巴拉克,不知道你们关注没有?你看两个人都是独裁者,但是穆巴拉克行事方式却和卡扎菲完全不一样。在某一个国家,某一个政治体,掌握乾坤的人,有些时候即使在相同的处境下,他们的选择却完全不一样。有人又讲,金日成把独裁位置传给他儿子,他儿子再传给他的孙子,这肯定是家天下,党天下,对不对?为什么同样是这个情况,蒋经国就可以走出来呢?这难道不能引起我们的思考吗?我讲话的意思是我们前面讲的制度规则约束下,肯定有人的行为选择。

坏的制度下人们会产生坏的行为选择,这个是一般的情况。但也还有非同常人的行为选择,有反例。这就是经济学人值得思考的地方。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