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未来10年贵州的经济总量怎样才能上一个大台阶

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共中央2010年7月5日——6日召开的西部大开发工作会议的讲话中,将西部大开发未来10年的总体目标概括为三方面的内容——使西部地区的经济综合实力上一个大台阶,使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和质量上一个大台阶,使西部地区的生态环境保护上一个大台阶。在这三个目标中,经济综合实力上一个大台阶是一个最重要、最基础的目标,如果这一目标在未来的十年得不到实现,那么人民生活水平也将很难上一个大台阶,生态环境也很难有这个经济力量去治理和保护。结合西部大开发,本文将讨论未来十年贵州经济总量如何高速增长、上一个大台阶这一问题。本文认为贵州经济总量未来十年上一个大台阶,要分为两步走:第一步,在未来5年抓好交通等基础设施等大项目投资建设;第二步,未来5——10年利用贵州发达的交通网络和本土的比较优势产业,做大做强本土企业,提升贵州经济综合实力。

1、抓好交通等基础设施等大项目投资建设能够确保未来5年贵州经济实现高速增长

2009年贵州GDP为3893.51亿元,如果能够实现年均15%的GDP增长率,那么2015年贵州的GDP总量将是2009年的2.3倍,达到约9000亿元。这个经济总量在短短的6年时间应该是一个上了一个很大的台阶。

2009年末,贵州已建成和在建高速公路达3200公里,其中2009开工的高速公路为1500公里左右。2010年计划开工的高速公路近1000公里,按照这个速度,贵州“678公路网”规划的6850公里高速公路将有可能在2013年全部开工,在2015年基本建成。扣除2010年末为止通车的1500公里,未来5年贵州将新建成约5000公里高速公路,总投资约4000亿元。

2010年,时速300公里以上的贵广、长昆、渝黔、成贵客运专线将可能全部开工建设。这些客运专线在贵州的总里程约1200公里,在贵州境内的总投资额约1800亿。再加上2009底宣布开工的投资额为270亿元的贵阳市域快速铁路,快速铁路总投资超过2000亿元。这些铁路的计划工期为4至5年。也就是说最迟到2015年这些铁路都将建成通车,2000多亿的快铁投资都将完成。

2010到2015年,贵州高速公路、快速铁路的投资总额总计约6000亿元。这些投资拉动的贵州的GDP是多少呢?有关研究表明,在一定时期内,我国公路投资对国内生产总值的最终乘数效应约为2.63,即一元的公路建设投资最终将增加国内生产总值2.63元。当年的投资乘数效应约为1.27。假定快速铁路的投资乘数与高速公路相同,根据这个公式,6000亿元贵州境内的交通总投资最终可使GDP增加15780亿元。如果考虑到2015为止投资的乘数效应还未发挥完毕,我们假设到2015年贵州这6000亿交通投资的乘数效应为2,那么2010——2015年贵州这些交通投资将拉动GDP增加12000亿元。这12000亿GDP中,贵州的份额是多大呢?这取决于初始的6000亿投资中,有多少原材料、中间投入品、设备投资等来源于贵州。如果全部来源于贵州,那么6000亿元投资的直接效应是拉动贵州GDP增长6000亿元,间接效应将取决于增加的6000亿元GDP转化为贵州6000亿元国民收入后,消费者增加单位收入后增加的消费比重,也取决于贵州的本土企业提供消费品的能力、规模和市场份额。如果12000亿元的GDP中,有1万亿元是贵州的份额,那么贵州6000亿交通投资将拉动GDP在2010——2015年增加1万亿元。这些投资项目全部是新建的,并且如果没有本届政府的谋划和努力,完全有可能成为泡影。因此,可以把这1万亿的GDP看作是未来五年的增量。假定未来5年贵州其他方面生产的GDP均保持在2009年3893.53亿元,那么仅交通投资就可以带动贵州GDP在2010——2015年期间年均增长大约为14%。

上述分析还仅仅只是假设贵州有效抓住省内的交通建设市场,如果贵州能有效开辟省外的交通市场,其他方面的GDP稍作增长,贵州未来五年完全有可能实现年均15%的高速经济增长,实现经济上一个大的台阶。

要实现交通投资在未来5年拉动贵州经济高速增长,贵州还应注意以下方面的问题。

1)最大限度地让这6000亿的投资品来源于贵州,由贵州生产、提供。在贵州的建设线路中,沙石、水泥、等原材料、和各种零配件等生产和提供尽可能争取由贵州供货,大型的设备、软件投资不可能由贵州提供,但贵州可以鼓励本土企业、或引进外地企业为这些设备生产厂家提供零部件的生产,甚至引进设备生产厂家在贵州建厂,为包括这6000亿投资的在内的庞大的国内外交通建设提供各类设备,使6000亿投资的直接效应尽可能多地转换为贵州的GDP。要尽可能鼓励更多的贵州企业介入到高速公路、快速铁路的建设、中间投入品和原材料的供应和生产。

2)还要鼓励贵州居民创业、投资,引进国内外企业和商家,为包括这6000亿投资转化的6000亿国民收入在内的庞大的国民收入所拉动的居民消费和投资、政府消费和投资所创造的市场提供产品和服务,这将使得6000亿元交通投资的在贵州间接效应得到充分发挥,使得通过投资乘数效应为贵州GDP的倍数增加的更多。

3)要创造条件,力争现有的各条快速铁路的通车时间大幅度提前。京沪、石武、沪宁、沪杭、宁杭等高速铁路的通车时间均比计划通车时间大大提前。这说明只要科学施工、合理安排进度,高速铁路的施工工期完全可以从4——5年缩短到2——3年。贵州要多方努力,创造条件,主动促成经过贵州的这些高铁项目和贵阳市域铁路的建设工期尽可能缩短,尽早为贵州经济的大发展做出贡献。

4)要加强监控和审计力度,确保交通建设、特别是高速公路建设质量、杜绝豆腐渣工程。贵州之所以从2009年开始,能够连续2年大规模新开工2500多公里的高速公里,主要取决于以下政策措施:(1)修订贵州高速公路路网规划,使得高速公路的计划修建总里程达到了6800多公里。这个措施使得贵州有路可修,为贵州的高速公路的快速修建提供了项目储备和指南。(2)实施了“县县通高速公路”工程。“县县通高速公路”使贵州高速公路的快速修建从蓝图构想走向了实践操作,排上了议事日程,进入了实施阶段。(3)“多业主投资修建高速公路”调动了各地、市、州的积极性,为贵州高速公路的快速推进提供了动力保证。特别是各地市州境内的高速公路的投资建设,各地市州可以自己成为业主,进行高速公路的投资修建,使得各地原来没有高速公路的地州市的积极性空前高涨,这应该是贵州高速公路在这两年投资高涨和新开工规模巨大的根本原因。这些政策措施保证了贵州高速公路空前的大修建和大发展。但是,除极少数BOT项目外,贵州所有的高速公路项目均由各级政府投资。在对相关的公职人员和领导干部缺乏行之有效的监控管道进行约束的环境下,各地的这些高速公路投资如果监控管理不力,将有可能造成高速公路的质量隐患和豆腐渣工程,导致贵州高速公路投资的巨大浪费和投资效益的低下。要确保高速公路的投资质量,省委、省政府既要有效维护地方投资高速公路的热情和积极性,又要加强项目的质量监控和财务的独立审计,杜绝贪腐,让这些高速公路的投资成本低、效益高、质量佳,真正成为贵州经济健康、高速增长的发动机和助推器。

5)征地、拆迁的工作机制和制度安排要有创新,要将交通建设的快速推进和这些交通建设所涉及到的拆迁户和征地户的利益补偿进行协调和调和,实现贵州交通建设的和谐发展。这也有利于交通建设的顺利快速推进。贵州未来五年交通建设的投资规模如此巨大,交通沿线所涉及到的征地、拆迁任务庞大,涉及到的人群千家万户。如果处理不好,应对不当,将引发群体性事件、造成政府和相关利益群众的紧张甚至对立的关系,这既影响贵州社会的稳定和和谐,又会影响交通建设的速度和交通建设对贵州经济高速增长的贡献。当前征地拆迁的补偿金远低于所征土地实现的经济价值。这个巨大的利益落差是被征地方与征地方矛盾尖锐的根本原因。在贵州境内的这些交通线路所经过的绝大部分地区为农村地区。农村地区的土地为农民集体所有。从产权关系上讲,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既然是农民集体所有的财产,那么农民集体理应获得土地所有权所实现的经济价值,因此政府强制征地、给予低价补偿不符合产权的经济原则。既然贵州境内的交通线路所涉及的的绝大部分土地是农民集体所有,那么是否可以考虑由独立的中介评估机构评估出这些征地土地和房屋的经济价值。在这个经济价值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由于交通建设导致的土地增值,对这一部分政府可以考虑立法,对土地的增值部分予以征税。扣除征税以后征地土地的经济价值应归属农民所有。至于农民以什么样的方式获得这些收益,可以有多种途径。完全以现金支付给农民集体,完全作为高速铁路、高速公路的股权投资,根据未来公司的收益获取相应的股权收益,或者部分现金、部分作为高速公路、高速铁路的股权投资,这完全可以由农民集体组织与相应的高速铁路、高速公路公司和政府自由协商。如果这样的制度创新得以实施,那么失地农民和政府和交通建设方的矛盾会大为化解,贵州交通建设的阻力会大幅度降低,失地农民的土地补偿将可能为农民创业、组建企业提供资金支持,贵州的民营企业也将多了一条资金来源。

2、利用贵州发达交通网络所形成的市场需求和本土的比较优势产业,做大做强本土企业,推进贵州在未来的5——10年经济发展再上一个大台阶。

2015年以后,贵州发达的交通网络基本形成。贵州再也不可能会有2010——2015年期间如此大规模的交通投资。在这样的形势下,2016——2020年贵州经济的高速增长依靠什么来拉动呢?笔者预测在2016——2020年间,由于发达交通网络所生成的贵州本土市场需求和本土外市场需求将对贵州经济的高速增长产生强大的拉动作用,促进贵州经济总量再上新的台阶。

2016——2010期间,贵州发达的高速公路网络会将贵州4000万人口的市场紧密连成一体。贵州任何一个地方的本土企业,只要有特色,有生命力,高效、便捷的物流运输就会使整个的贵州本土市场成为这些企业产品和服务的有效销售市场。市场的扩大会使原先规模较小的企业成长为规模较大的企业,贵州本土市场的分工会细化、深化。这样本土市场将部分支撑起贵州高速的经济增长。

2016——2020年间,贵州连接广州、昆明、重庆、成都和长沙的客运专线将实现贵州和全国其他地区快速、高效、便捷的客流运输。与其他地区相比,贵州的比较优势是宜人的气候、无污染的自然环境。贵州可以将这些气候、自然环境等资源优势转换为经济优势,与本土外经济形成分工与合作,扩大贵州的经济总量。旅游业将承担起将贵州的气候等自然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的产业载体。贵州独特的气候资源优势可以通过高铁运输将贵州开辟成全国的避暑旅游胜地。避暑旅游市场可以细分为各类旅游人群的市场,也可以按照价格或旅客的收入水平细分为高端、中端和低端市场,也可以按照在贵州避暑的时间细分市场。贵州要加速建设和旅游业相配套的餐饮市场、酒店客房市场、旅游景点、文化产业等。利用贵州干净清洁的自然环境,大力发展农业、经济林和畜牧业,要把这些产业的发展与旅游业的建设发展结合起来,要让这些行业成为旅游的目的地和目标区,同时让这些绿色、无污染、无公害的农、副、牧产品成为贵州旅游业的又一亮点和卖点。贵州的无污染、绿色食品又可以作为食品工业的原料,发展纯天然食品工业、轻工业,通过全国发达的交通网络,实现向全国市场的销售。可以讲,只要应对得当,全国市场对旅游的巨大需求和对天然无污染食品等轻工产品的需求,将拉动贵州的旅游业及其配套产业和消费品等加工业的高速发展,同时也将带动贵州交通运输业等的高速发展。这些产业的发展将成为贵州新的增长极。

要让这些产业成为贵州未来5——10年经济高速增长的带动产业,贵州至少从现在起就要加紧做好以下方面的工作:

1)加大宣传力度。要让本土内外的各方面人员知道和了解贵州的优势资源和未来贵州重点发展产业、支柱产业。这个广告必须做。

2)要加大规划力度。对景区、餐饮、酒店、旅游农业、旅游林区、旅游牧区都要加大规划力度,要对未来的贵州旅游业有充分的估计,使现有的规划能够满足未来5——10年的旅游需求。

3)要对以绿色、无污染、无公害、绿色食品为原料的轻工产品的市场需求有充分的估计。只要功夫做得深,有庞大的市场需求规模,销售收入上百亿、甚至千亿的轻工企业的诞生并不是不可能。

4)旅游业、农林牧副业、轻工业的发展主要依靠民营企业这类经济成分。因此,贵州要把降低国有经济的相对比重、大力发展民营经济与发展贵州的旅游业、农林牧副业和轻工业这些优势产业结合起来,真正实现所有制结构优化、做大做强贵州的比较优势产业。

只要把市场巨大的需求潜力和贵州的优势资源找准,实现未来5——10年贵州经济实力再上一个大台阶是完全有可能的。

如果两个步骤的目标都实现了,那么贵州未来十年后的经济综合实力所上的大台阶将会使普通人难以想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