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加快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推动贵州经济社会跨越发展

当前,贵州欠开发、欠发展的省情,决定了贵州只有通过跨越式的经济、社会发展,才能缩小与发达省份的差距,与全国平均水平的差距。要实现跨越式的经济、社会发展,当前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加快贵州省的交通、水利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和投资。这已经成为贵州省委、省政府的共识。省委书记石宗源同志、省长林树森同志多次在省委、省政府的各类报告中,在各种讲话中予以强调。2007年投资257亿元的贵广高速公路贵州段开工、投资690亿元的贵广快速铁路立项,林树森省长率团赴广州、深圳招商的900亿元引资项目中,高速公路的引资金额就达到500亿元。这些事例说明交通等基础设施发展战略思路已经在各级政府部门的工作中得到大力推行和实施。

交通等基础设施的建设能否助推贵州经济社会的跨越式发展?交通建设所需要的庞大资金需求能否得到有效供给?贵州省各级政府,特别是省政府在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的筹资中能够起到什么样的积极作用?这些问题关系到加快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战略的成败。本文将讨论第一个问题——交通等基础设施的建设能否实现贵州的经济社会跨越发展。第二、第三个问题将在后续的论文中给予讨论。

贵州省交通设施建设中高速公路项目,2007年底已建成的近1000公里以外,根据现有的规划到2020年还将建成2000公里。根据目前的实际进展情况,到2020年贵州高速公路里程将达到3000公里左右的时间计划可能会提前完成,或者2020年贵州省的实际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还会远超3000公里。贵州属于山区,高速公路的造价很高。以平均每公里7000万元概算,2000公里高速公路的投资额约为1400亿元。

如果顺利,到2010年,将开工建设贵阳到广州、重庆、昆明、成都、长沙的快速铁路,总里程将达到约2500公里。按照贵广快速铁路约9000万元/公里框算,这些快速铁路的建设的投资额将达到约2400亿元,其中贵州省内线长约1000公里,投资额将达到900亿元。

快速铁路、高速公路建设将引发对水泥、钢材、碎石和筑路工人的需求,引发这些行业工业增加值和从业人员的增加。有关研究表明,在一定时期内,我国公路投资对国内生产总值的最终乘数效应约为2.63,即一元的公路建设投资最终将增加国内生产总值2.63元。当年的投资乘数效应约为1.27,其他部分表现在以后的各年中。当然贵州的快速铁路、高速投资乘数具体为多少,需求根据实际数据进行估算。如果依据2.63的投资乘数,那么这些基础设施的建设将通过投资乘数效应,为贵州省在12年内创造6000亿元的GDP。当然投资乘数要充分发挥,还取决于交通建设对建筑材料的庞大需求能否由贵州企业提供。如果贵州省政府、企业界能适时规划,新上一批高标准、现代化的企业项目,为这些项目建设提供优质建筑材料,使得这些项目对各种投入要素的需求至少在贵州的路段部分使用贵阳的材料,那么投资乘数效应将会得到有效发挥。当然如果能够为省外的建设项目也能部分提供各种投入品,那投资乘数效应就会更佳。这里还没有包括高速公路以下等级的交通投资和各种水利投资项目。如果这些交通投资的绝大部分主要通过引进省外资金,那就等于贵州在10左右的时间新增6000亿元GDP,年均增长600亿元。而2006年贵州省的GDP仅为2200亿元左右,这将使贵州的经济发展维持10年左右的高速增长。

交通的大发展,不仅可以通过投资乘数效应为贵州创造新增GDP,还可以通过高速公路,快速铁路的建成,大幅度提高人流、物流的速度,降低人流、物流的运输成本,增加了人流、物流的市场交易半径,使得贵州能够在更大的市场空间和市场规模条件下参与区域市场分工,分享规模经济的优势,进而会促进贵州经济的高速发展。具体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贵州旅游产业会进一步获得超常规发展。2007年贵州旅游业总收入估计约为400亿元。贵州的气候条件与周边地区相比得天独厚。珠三角、成都、长沙、重庆夏季高温酷暑,昆明虽然四季如春,但由于海拔高、紫外线强,而不如贵阳,如果这些快速铁路、高速公路修通,贵阳和上述地区的车程在1小时至4小时之间,那么贵州将是这些地区居民的旅游避暑胜地。特别是近处的重庆、比较远的珠三角地区,它们将分别因为夏天的火炉和人们较高的收入水平而增加对贵州旅游的需求。因此,贵州要在“多彩贵州”的基础上,充分认识到交通大发展带给贵州的旅游新优势,加大对旅游产业的引资、宣传和建设。这样由交通促进的旅游业的超常规发展将会成为贵州经济的增长极之一。如果今年贵阳到遵义的高速公路建成通车,只要贵州的旅游业界宣传应对得当,明年贵州的夏日清凉游将由于重庆客源增加(渝黔全高速路使两地车程缩短为4小时以内)而将使得贵州旅游收入较今年大幅度增长。

贵州要尽早规划各地各行业的旅游投资项目,通过宣布,使省内外投资者认识到贵州交通条件改善带给旅游业的投资商机,促进社会资本(省内外)大举进入旅游业,通过旅游投资的大幅增长促进贵州经济的发展。

二、贵州的城市化水平,房地产业将会获得超速发展。

贵州优良的气候和空气质量,宜于人居。当四通八达的快速铁路、高速公路连通重庆、成都、广州、湖南后,车距只有1小时至4小时,这些地方的许多白领人士、中高收入者、老年人许多将把贵阳等城市生活居住地。这些城市的房地产的需求空间将潜力巨大,贵阳等城市的房价将可能持续上扬。这有利于贵阳等城市房地产投资和城市规模的快速扩张。可以预料,贵阳等城市的建设将高速发展。这些巨大的房地产投资将是贵州经济增长的又一个强劲动力。有人会说,那没有通车前怎么办?没有通车前,各级政府可以大力宣传、超前规划、招商引资,将城市老城改造、新城开发的潜在商机和未来收益展现在投资者面前。这样,在通车前的几年内,贵阳等城市将可能在城市开发方面就获得大量的用于城市建设的社会投资。而这些投资以及城市规模扩张导致的经济积聚效应在短期内就会对贵州经济增长产生较大贡献。

三、贵州的工业将会获得高速增长。在交通状况较差的今天,贵州丰富的矿产资源、农林资源的开发加工将由于交通滞后、物流条件差、物流成本高而至使贵州工业发展的市场半径小,发展工业的市场规模不足,导致贵州的工业发展水平不足。可以预料,当这些快速通道形成后,市场规模庞大的珠江三角洲,重庆、成都、长沙、昆明等大城市都将成为贵州产品的有效快速销售市场,而且物流成本也低,贵州工业发展的市场需求问题将会有效解决。既然有需求,那么贵州的各类矿产、农林资源的开发、加工产业将会获得大量的社会资本,从而推动贵州经济的加速发展。贵州省政府要充分考虑交通条件改变对贵州工业发展带来的机遇,加紧在贵阳、遵义、都匀、容江等地建立经济开发区,对各类工业项目进行招商引资,促进工业投资和工业生产的高速发展。值得注意的是,在发展工业时,在招商引资时,一定严把关口,将那些高能耗、高污染的项目拒之门外,要在高速发展工业经济的同时,保住贵州的青山绿水和洁净的空气。这些资源是贵州独有的资源优势,将是贵州的旅游业、城市化和无污染、无公害农产品的发展的资源宝库,潜在经济收益不可限量。

四、交通改善、投资增加,经济发展、贵州各级政府的财力将大幅度增加。

贵州仅交通项目投资在10年左右时间将创造6000亿元的GDP,如果税收仅按20%的比例收取,将为贵州各级政府增加1200亿元左右的收入,这还不包括道路修通后的营运收入的税收,由于交通预期改善导致的对旅游业、房地产业和加工业投资增加导致的GDP增长以及投资项目投产后导致的工业增加值,这些都将为政府带来丰厚的回报。政府财力的改善,将使得贵州在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同时,又更多的财力用于社会事业的发展,实现经济与社会事业双跨越。

综上所述,贵州交通大发展战略如果能够成功实现,那么贵州的经济将能够获得较长时期的高速增长,将可能成功缩小与国内其他地区的经济发展差距。经济的发展将为社会事业的发展提供强大的经济条件和物质保证。由此看来,大力发展交通等基础设施的战略将是贵州实现经济社会跨越发展的关键。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