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大跃进期间安徽“人相食” 原始记录》读后感

原来以为人吃人的惨剧是天方夜谭。安徽省公安厅原常务副厅长尹曙生先生的《大跃进期间安徽“人相食” 原始记录》(http://club.kdnet.net/newbbs/printpage.asp?BoardID=64&id=3207372)让我明白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确实发生过人吃人的惨剧,而且还不是个案。仅1959年——1961年4月期间,在安徽省就发现了“1289起”人吃人的案件。

人吃人的案件发生后,当时安徽省委书记的意见是“只批给几个书记传阅,严格保密,并指示公安厅,严格控制知情范围,有关档案销毁。”安徽凤阳县县委书记赵玉书对公安局领导说:“这是反革命政治事件,一律逮捕,关死为算,严格保密,不得外传。”也就是说当时的县委书记、省委书记不约而同地是要不留痕迹地消灭真相,让真相不能被公众知道。

安徽凤阳县县委书记赵玉书问武店公社卫生院院长王善良:“为什么浮肿病治不好?缺什么药?”王善良如实回答说:“少一味药,那就是粮食!”赵玉书大怒,马上组织人对他进行批斗,批斗后宣布逮捕。这个事实表明在如暴君般的指鹿为马的这个书记面前,说真话的下场是个人自由甚至生命的丧失,而且还于事无补,不会因为个人付出代价就会使问题得到解决,生命得到珍视。在这样的环境下,谁还愿说真话?谁还敢说真话?谎言流行、盛行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些严重的公共事件、新闻事件只能作为机密让共产党的地方书记知道,而不能作为新闻让全国的公众知情,由此可见当时共产党对新闻的控制非常严密,对信息的控制密不透风。新闻媒体只能作为共产党的宣传工具和”喉舌”,只能对党负责。新闻的独立、真实报道失去了可能。如果当时的新闻媒体是独立的,自主的,没有受到各级党政机关的控制,那么这些有轰动效应的新闻是完全可以公诸于众的。公众的舆论压力至少可以让这些书记不会这么张狂和肆无忌惮。由此可见,独立于政府、独立于政党、以追求新闻真实为己任的新闻媒体对监督执政党、政府滥用公权力,保障人民的知情权、人民的人权、自由有多么重要的意义。

注:文中所有的引述均出自《大跃进期间安徽“人相食” 原始记录》一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