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周恩来被掩盖的形象

今天我读了宋光毅先生的《一个被掩盖了的文革周恩来形象》(后文简称《形象》)后,让我感到极度震惊。如果《形象》所引述的史实是真实的,那么由中国共产党及其政府所宣传的伟人周恩来同志将从伟人走向凡人,走向一个真实的、有血有肉的,有个人利害得失计较的,趋利避害的平凡人。

一、《形象》一文中,周恩来被掩盖的形象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周恩来对毛泽东、林彪、陈伯达、江青等高度赞扬和鼎力相助。

1966年周恩来在两次场合对毛泽东的高度赞扬言论有“毛泽东同志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是帝国主义走向灭亡和社会主义走向全世界胜利的时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当代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顶峰。”“顶峰,就是最高峰的意思,毛主席与列宁一样是天才的领袖,是世界人民的领袖”。:1966年还讲“要跟着毛主席。毛主席今天是领袖,百年以后也是领袖。晚节不忠,一笔勾销……”。

周恩来对林彪的极度赞扬言论为1966年的林彪“对毛泽东思想提得最早,举得最高,发挥最多,用得最活,做得最力。”1967年的“在十一中全会上,我推荐了林彪同志,他是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最好,跟毛主席跟得最紧的,我推荐他为副统帅。他毛泽东思想红旗举得最高,用毛泽东思想教育解放军最好。”;1968年带头“敬祝我们伟大领袖的亲密战友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永远健康!”和1969年的“‘林彪同志一贯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最忠诚,最坚定地执行和捍卫毛泽东同志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林彪同志是毛泽东同志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这是林彪同志四十多年的革命奋斗中自然引伸出来的最正确的结论,是完全符合事实的。他得到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的热烈拥护,也得到全世界广大革命人民的支持。我们不仅为着我们伟大领袖,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毛主席而感到无限幸福,我们还为有了众所公认的毛主席的接班人林副主席而感到很大幸福。”“对林彪的帮助有“文化大革命初期即推荐了林彪为党的副主席、毛泽东的亲密战友;在起草九大党章时,又把林彪作为既定接班人,并以法加以确立”和“关于设国家主席一职,也是周恩来在政治局会议上提出由林彪担任的建议”。

对陈伯达的提拔和肯定表现为“陈(伯达)的(中央文革小组)组长是周(恩来)向政治局常委推荐的。”和1967年所讲的“把毛泽东思想领会得最好,从理论上阐述和宣传得最好,这就是我党杰出的理论家陈伯达同志。他们是经过几十年考验的。我们要用尽一切努力消除诽谤。”

对江青的提名和美誉表现为“周恩来同志在政治局会议上,就中央文革小组成员名单讨论时,提议:江青同志担任副组长,第一副组长(摘自一九六六年六月档案)”;“周恩来在中共九大筹备期间,曾提名江青、叶群为政治局委员;在中共十大筹备期间又曾建议江青为政治局常委;”在1968年高呼:“誓死保卫江青同志!”,并且讲“在这里我要提几句江青同志的战斗生平,江青同志是经过战斗年月的。特别是三十年代她刚入党时,就遭到国民党、叛徒、假党员的迫害,她在很年青时就象鲁迅那样硬骨头,敢于向对她进行诽谤、迫害她的人进行反击。她写出的文章是战斗的文章。当时江青同志写出的文章如果拿出来一读是红文章。至于反动派们为了迫害江青同志,写了不少黑文章、黑材料,那是专门为登在台湾和香港的报纸上用的黑材料,根本不是江青同志的东西。所以,谁要是收集这些材料(就是黑帮、反动派、帝国主义者写的诽谤江青同志的黑材料),那么他也就一定是黑帮。所以我们要追究这些人。这些材料没有什么了不起!那都是诽谤的材料嘛!鲁迅也遇到过这些嘛!何况江青同志那个时候整天做地下工作,又做艺术工作,很不容易。所以,这一点值得我们大家钦佩她。从抗日战争起,江青同志到延安成为毛主席的亲密战友,勤奋的学生,在她身体不好的时候,也还在勤奋学习毛泽东思想,听毛主席的报告,在战争年月里参加了解放战争。解放以后、刘、邓、陶、彭、罗、陆、杨、谭震林、杨成武等这些黑帮都在迫害、反对江青同志。但是江青同志藐视他们,敢于和他们斗争……在中央文革里江青同志非常严格要求自己。当同志有缺点错误时她能热情认真的帮助。遇到坏人的时候她就敢于把他们端出来。这种精神也值得我们学习”。

2、周恩来对受迫害人员的态度。

1966年周恩来讲“主要问题是防止修正主义当权。彭(德怀)、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是一个一个地夺取我们的阵地,有笔杆,有枪杆,有党权。”

1968年周恩来同志说“解放以后、刘(少奇)、邓(小平)、陶(铸)、彭(德怀)、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谭震林、杨成武等这些黑帮都在迫害、反对江青同志。但是江青同志藐视他们,敢于和他们斗争……”。

“一旦知道毛下了决心,周便在公开场合大肆批刘,并出任“刘少奇专案审查小组”组长一职。据有关海外学者调查,周不仅完全同意定刘为“叛徒,内奸,工贼”,甚至在有关文件中批示:“此人该杀”(30)。连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的负责人,《传》的主编金冲及先生最近都在公开的讲演中承认确有此事,但他又暗示,这属于“鸡毛蒜皮的事”。”

“周一旦知道毛从“保”变为“倒”贺龙后,立刻在对贺的逮捕令上“写了数百字的批语,……把贺龙骂得狗血淋头,没说一句好话”。”

“当年仅16岁的中学生对“红八月”源起的回忆:“1966年8月,北京工人体育场批斗小流氓的10万人大会,我们学校的“红红红”是召集人之一,因为他们组织的一个人挨了小流氓的打。在会上他们把小流氓打得极惨,可当时在坐的中央首长包括周总理等没一个人制止,由此开了全北京市的打人风。” ”

“文革初期,周曾经亲自在国务院系统抓了三个试点:国家对外文委,中国科学院和国家科委。其结果是这三个单位的负责人被他一手打成了“张彦反党集团”,“韩光反党集团”和“张劲夫反党集团”。周在万人大会上断言:“他们不单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又是一个阴谋集团,当然各有各的系统,但是总之性质相同”。”

“1966年9月,周恩来在他主持起草的一个中央文件中提出:“要把所有干部都放到火里烧一烧”,此文后被毛压下未发”。”

“在1967年1月3日近万人的“夺取侨务界文化大革命新胜利誓师大会”上公开煽动打方,并作了如下异乎寻常的发言:“我同意你们提出的要打倒中侨委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你们挖掘出来的这个代表人物很对,是谁?是方方。我现在供给你们一份材料:在去年文化大革命当中,已经有人揭发,方方与香港的资产阶级代理人商订的大量寄去我们国内的所谓风景片子,实际上是照了我们许多的地面和建筑物,简直是把我们山河出卖给外国的反动派” ”。

3、与中央文革小组的关系基本融洽。

“她(江青)却多次告诫她的嫡系(如清华井冈山):“反我们的总理……就是指向中央。” ”。

“周(恩来)自己在文革中也多次说过:有人“想动摇中央,挑拨我和中央文革的关系,这是不会得逞的!我和中央文革是在一起办公的,今晚我们又在一起。” ”。

附:本文所有的直接引用出自《一个被掩盖了的文革周恩来形象》一文。http://bbs.cenet.org.cn/dispbbs.asp?boardID=2178&ID=15823&page=7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