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前苏联的执政党、政府和领袖真的这么邪恶吗?

我读小学的时候,简陋的教室里挂着的伟人像中就有苏联的列宁,斯大林。学过《列宁和卫兵的故事》、高尔基的《海燕》、斯大林的《悼列宁》等课文。我受的教育使我懂得了苏联布尔什维克党、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苏联的领袖列宁、斯大林等都是正义的化身。苏联唯一出了一个坏蛋,那就是修正主义分子赫鲁晓夫。我国的刘少奇、邓小平等许多老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都留学过苏联,苏联帮助中国共产党取得了政权,出兵东北打跑日本人,1950年代对中国的经济援助等等。这些形成了我及我那一代人心中美好的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苏联的形象。从来也想不到苏联的社会主义、布尔什维克党和领袖(主要是列宁和斯大林)会与大屠杀、没有人伦道德底线等反人类的邪恶势力联系起来。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如五雷轰顶。太不可思议了,屠杀人类、践踏文明的邪恶势力竟然在自我幼小的心中起被美化成了伟大、光明和我们要终身努力奋斗的目标,这是一个多么荒诞的人间活剧。

1、1940年斯大林下令秘密使用德国制造的枪支枪杀2.2万名被俘的波兰军官。2010年俄罗斯总理普京为亡灵下跪,代表俄罗斯谢罪、忏悔;俄议会申明“卡廷惨案”是斯大林下令制造的。上述事实表明斯大林确实惨无人道地枪杀了手无寸铁的表示诚服投降的波兰战俘。可是在1990年代卡廷惨案真相大白之前,当德国人讲是苏联人大规模枪杀了被俘的波兰军官时,苏联政府宣称这是无耻的谣言。

这就是为了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的共产党的领袖干的事情?一个滥杀无辜、漠视生命的人居然还要解放全人类?2.2万名人呀,无辜的冤魂,就这样被枪杀了。从决策的制定、下达命令、执行命令、毁灭罪证到撒谎掩盖罪行,参与的人员与知情的人员可不止一个斯大林,这应该是上千上万的人。这么多的知情者和参与者就没有一个有人性、有良知的人?他们居然守口如瓶,难道就没有受到一点良心的谴责吗?连人性、良知都没有的人,与畜生何异?一群畜生,还要奢谈解放全人类?不祸害人类就好了。

2、1937年—1938年苏联大清洗中被斯大林及其同伙杀害的有档案记录的受害人高达约70万。在一年左右的时间杀死70万人,参与者除斯大林外,参与谋杀的同伙人数比卡廷惨案的参与人和知情者多了何止10倍、100倍。可是这么庞大的知情者和参与者,也没有出现一个让公众知道的良心发现者或者有人性的人。

3、历史学家估计苏联红军曾强奸德国2百万妇女[1]。不管敌人多么坏和凶残,作为正义之师不能因为敌人是畜生,你也就变为畜生。如果红军强奸2百多万德国妇女的史实是真实的,那么我的感觉苏联红军和我国农民起义将领张献忠的兽兵没有任何区别。我很难想象一个由这样一支兽兵组成的军队会变为保卫苏联社会主义的钢铁长城,还要为共产主义去奋斗。据说这支兽兵部队部队不但祸害外国的妇女,就是本国的姊妹他们也不放过。当控告信传到军方高层时,军方要求共青团做工作要理解军人的行为,而不是道歉和惩罚犯罪军人。

4、列宁无论如何只能是赢家。1917年11月5日彼得格列选举揭晓——12个议席,布尔什维克党获得6席,左派社会革命党获得一席。列宁在接受美联社记者的采访时说,在资产阶级占优势的地方,布党和和左派政党在选举中都可以获得多数席位,那么在其他地区工农占优势,布党是有信心获得多数席位的。因此布党在立宪会议代表的选举中是能够获得多数席位的。布党的政策和主张是能够获得立宪会议批准的。[2]这部分内容说明列宁当时承认立宪会议的权威,认同人民委员会和布尔什维克党的政策和主张需要得到立宪会议的批准。这说明民主选举产生的立宪会议在列宁的心中是高于人民委员会和执政党的,没有立宪会议的批准,政府和执政党的政策和主张缺乏合法性和正当性。但这个时候列宁对布党获得选举的多数席位满有把握。

1917年11月28日列宁宣布立宪民主党为人民的公敌,逮捕该党领导机关成员,让各地的苏维埃政权机关特别管制该党。[3]在同日,列宁建议在示威游行的标语中打出布党的主要竞争政党——社会民主党可耻的横幅。这个时候社会民主党在全联盟获得多数席位的结果已经揭晓。

1917年12月6日列宁宣布立宪会议不按既定的组成情况召开是敌人恶毒的造谣,只要报到的代表超过400名,立宪会议即可召开。[4]此时可能列宁估计通过刻意打压竞争对手,要么报道代表达不到400名,或者迫于武力压力,即使召开立宪会议,布党的政策和主张也能被立宪会议被迫接受。

1918年1月5日立宪会议开会。根据程序大会没有通过布尔什维克党纲领的提案,列宁率代表团立即退出立宪会议。1月7日列宁宣布解散立宪会议。[5]由此看来在立宪会议满足不了自己的要求时,就定性其非法,予以解散。看来列宁是把立宪会议当做实现自己目标和欲望的工具,不能利用时,马上就翻脸。马上就不承认立宪会议是自己获得合法权力的来源。

也就是在前期当他预期立宪会议可以成为自己权力合法性的来源时,他是承认其最高权力的地位的。可是后期,当预期落空时,立宪会议的最高权力地位就被剥夺了。也就是说立宪会议能不能取得最高权力的地位,主要是看能否实现列宁的目标。由此看来列宁无论如何只能是赢家。

上述事实都已经在正规的公开刊物被披露。如果这些事实是真实的,那么这些真实事实就让我不寒而栗。原来邪恶真的可以用谎言和暴力包装为正义和美好,去愚弄天真无知的人们,去绞杀真正的正义力量。看来是非观、价值观真的可以被完全颠倒。

[1] http://bbs.ifeng.com/viewthread.php?tid=1900255

[2] 参见《列宁全集(1918.10—1918.3)》P97页。

[3] 参见《列宁全集(1918.10—1918.3)》P123页。

[4] 参见《列宁全集(1918.10—1918.3)》P150页。

[5] 参见《列宁全集(1918.10—1918.3)》P239页。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