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军官复原职表明中国共产党行宪政的勇气

刚才读到2009年6月因质问媒体记者“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而成为公众人物的逯军在9个月后官职不变,只是分管的工作变为后勤的新闻报道。逯军事件的焦点是主流观点认为逯军的话反应了他把共产党和老百姓的利益对立起来了,是对共产党和老百姓的利益从根本上是一致的主流意识的挑战。

逯军有没有贪污腐败的问题需要反贪部门的侦查,逯军的工作是否有渎职行为,也需要调查。如果其他方面没有问题,仅仅因为说了“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这样的对主流意识构成挑战和冒犯的话语就失去工作、被革去公职,那么我们的国家就还没有走出舆论杀人的时代。要知道在一个正常的行宪政的社会,公民的言论要受到宪法的保护。如果逯军真的因此而受到精神伤害和损失,逯军是可以申请宪法保护的。只要我们是一个行宪政的国家,其它任何组织均不能因为逯军的言论来惩罚他,歧视他。从这个角度看,郑州市规划局和市委组织部的行为是恰当的,他们的行为体现了他们没有违背宪法关于言论自由的条款。按照媒体和主流的意见逯军应该被问责,问责后不应该复出。如果按照媒体及主流意见行事,我真的怀疑宪法在我国的神圣性,怀疑我们能不能走出改革开放前无法无天和人治的社会?逯军的官复原职是中国共产党和相关政府部门的一个伟大进步,体现了宪法、宪政和法制真的深入到了中国共产党及其政府的灵魂中,这个事件的处理结果就反映了这一点。

当然如果当地的党政部门不是基于宪法的角度,而是因为逯军有靠山,有后台撑腰,那是另外一回事情。至少媒体传播的信息表明逯军事件没有让宪法蒙羞。要知道1957年反右,当我国的知识界响应共产党的号召,积极对政府和执政党提出建言献策和批评性意见,最后因为发表言论而被打成右派的有50多万人,而且执政党的领袖还美其名曰这是引蛇出洞,是阳谋。可见当时我国国民的言论自由权利无法依靠宪法获得保护。执政党及其领袖践踏宪法的行为无法得到约束。我们一定要明白今天只要逯军因为发表了这样的言论而受到惩罚,那么那么明天就会有无数个逯军因为对主流意见、观念的挑战和冒犯而蒙受伤害。我们又将回到过去无法无天,个人独断专行的年代。

当然我们为执政党及其政府的伟大进步而高兴地同时,也要进一步追问:假如执政党及其政府实施了违反宪法的行为,我们有没有纠正执政党及其政府违宪的制度安排?有没有让执政党及其政府为违宪行为承担相应的责任及代价的制度安排?也就是说今天在逯军事件上我们为执政党主动遵守宪法的巨大进步而欣慰,同时应该思索假如执政党及其政府没有遵守宪法,反而在违反宪法时,有没有制度保证这些行为得到及时纠正和追究,怎样才可以从制度上避免1957年反右运动的发生?如果有一天即使那些不想遵守宪法的人和组织,也不能和不敢违反宪法,那么我们的国家就建起了反右运动永远不会重演的制度环境。从这个角度讲,逯军既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幸运的是现在我们的执政党及其政府有了空前的宪政思想及其理念,因此逯军的宪法权利得到充分的尊重和保护,无论舆论和公众意见多么强大,都不是政党和政府违宪的理由。不幸的是现在我们还没有建立起想违宪的人和组织也不能和不敢违宪的制度安排。逯军万一刚好就碰上了一个视宪法为无物的执政党及其政府,那么逯军轻则利益受损,重则有牢狱之灾,甚至丧失生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