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人性的光辉

一个人,特别是一个身居要职的人,明明知道所从事的事情虽然有利于人类、国家、民族和国民的当前与长远的根本利益,却不利已自己所代表的党派和个人利益,特别是短期利益,甚至更为严重的可能不仅仅是不利,而是自己和自己所代表的党派的既得利益和垄断利益的完全丧失。他没有因为自己和自己所代表的党派的私利,中断自己所从事的有利于国家、民族和人类长远福祉的事业。这样的人就是我心目中具有光辉人性的人。根据我目前所获得的信息,前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就是这样的具有光辉人性的人。

这一段时间我看了《戈尔巴乔夫回忆录》和与戈尔巴乔夫相关的一些文献,倍受感动。戈尔巴乔夫贵为苏共中央总书记,他如果仅仅是为了一己私利,他只要效仿他的绝大多数前任,特别是效仿斯大林,就可以保有他的总书记地位直到生命的终结。这样他个人可以后半生在位高权重的总书记位置上享尽荣华富贵和无与伦比的最高权力。如果是这样,那么后来他离任后有人在公开场合打他的耳光,泼他一身脏水的伤害他的事情永远也不可能发生。相反,不要说其他人伤害他不可能,就是见一见他都特别困难。还有如果他要耍一耍威风,那么包括那些胆大妄为、无知的狂徒在内的许多无辜者将可能遭受各种迫害,甚至丧失生命。

戈尔巴乔夫握有苏联最高权力,如果他只是为了自己的私利着想,那么他只要做以下事情就可以至少让他的一生在权力的巅峰上安稳度过。至于以后,哪管洪水滔天。

一、坚决控制新闻媒体,坚持正面报道,少一点光亮,不许公开性,不许真相见光。只要坚持上述原则,苏联共产党和各届最高领袖,包括戈尔巴乔夫本人就可以在苏联公众、乃至全世界保持最光辉的形象,而且绝对是永远伟大、光荣和正确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卡廷惨案、斯大林的大清洗等历史惨剧的真相绝对不能进入公众视野,不能曝光。谁要曝光,谁就是污蔑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党,是反革命,要遭流放、判刑和杀戮。这样一来,不知道真相的公众绝对对总书记、对苏联共产党歌功颂德、感恩戴德,因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苏联,就没有自己的幸福生活。公众忠于苏联共产党,爱戴总书记,公众绝对相信那些惨无人道的事情不可能和领袖和苏联共产党沾边,那些惨死的人如果公众知道,那这些人也一定是罪有应得,活该。对现实生活中的各种报道也要实行正面报道为主,对政治生活的报道也要实行审查,预防违规和大逆不道的言论和真实情况的完全复原。

二、坚决迫害、镇压说真话的知识分子和争民主、自由、法治和宪政的社会公众。敢于说真话的知识分子最讨厌,你知道真相也就算了,你还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到处说出你所知道的真相,搞得公众怀疑我及我代表的政党的统治地位,这不是在挖我的墙角吗?挖我的墙角的人不是我的敌人是什么呢?百无一用是书生,你手无缚鸡之力,我卡死你就像卡死一只蚂蚁一样,你还要说出真话,和我作对,那不是自己找死吗?所以将这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说真话的知识分子消灭掉,不让他们发杂音,国家不就太平了吗?我所握有的权力确实是公众的,是我的前任凭借武力从公众哪里抢来的。如果不从逻辑上将这些抢劫合法化,最终难逃劫数。于是我得想办法让那些听话的、美化我的和说我好话的有知识的人来给我论证苏联由苏联共产党来领导是天经地义的,是历史必然的选择,没有谁能替代。对我忠诚的有知识的人,我可以给高官厚禄、给荣华富贵、给安逸舒服、给金钱名利。那些说真话动摇我的地位的人,就是不忠诚我;不忠诚我,你什么都没有,还要去坐牢、被杀头。你说这些人有理智吗?他们肯定精神不正常。争民主、自由、法治和宪政的公众也不想一想,争这些东西不就是在和我抢权力吗?你们有了民主、自由,我就没有了随心所欲统治你们的自由民主了,我依靠你们认可的法律来治理你们,那我的意志怎么体现?依据宪法行政,那岂不是捆住了我的手脚,限制了我的自由?你们一点深浅也不知道,就凭你们,也想来和我争夺权力?权力是你们的,我抢了又怎么了?有本事你从我手中抢去呀。我手握武力,你们也敢和我斗?好吧,我宣布你们为反革命分子,或者是动乱分子或者是反革命暴乱分子,逮捕你,让你坐牢,让你灭亡,这就是作对的下场。所有这些我都可以让那些忠诚于我的有知识的人按照我的旨意在我控制的新闻媒体和各种出版物上讨伐和丑化你们这些反革命、反政府分子,我要让所有的国人都知道你们的下场,和你们这些不理智者的报应。

三、坚决把苏联共产党、自己这个总书记鼓吹到无与伦比的高度,自己就是权力的象征甚至是权力的来源。任何人只要胆敢行使主人的权利,对苏联共产党、对我戈尔巴乔夫提批评,反对我,那就是反党、反领袖,就是反革命;是反革命,就要关,就要杀。我们的国家是人民民主专政的的国家。是不是人民由我说了算,凡是反党、反领袖的,都是反革命;是反革命分子,就是敌对分子,是敌人;是敌人了,那当然不是人民了,而是被人民专政的对象了,要关、要杀由人民说了算。只要这样做,谁还敢反对我们这群仆人,谁还胆敢说不要我们这群仆人来为主人服务,谁敢不承认我们这群仆人不是天经地义的,历史必然选择呢?

四、坚决把那些和苏联共产党争执政权的政党和组织消灭在萌芽状态之中。凡是想要成立政治组织、政党的人,一律要有我批准。我不同意的,那就是非法政治组织。成立非法政治组织,就是犯罪,就要被被判刑,被杀头。想成立政党,想和我竞争当主人的仆人,没有我这个仆人的同意,你们这些人连仆人的资格都没有,是我这个仆人垄断了发放仆人从业资格证的权力。凡是想和我进行职业竞争的人统统没有门,没有从业资格。当消灭了竞争对手,没有了竞争对手,我就可以自信地宣布只有我才有资格、有能力为主人服务,其他人和组织都不具备这个能力和实力,我的仆人地位是历史的必然,代表了社会发展方向。

五、笼络一批御用文人,把我及我代表的党的上述四个方面的胡作非为、违背常理的行为用胡说八道的逻辑理论化,逻辑化和法制化。这样谁胆敢提出质疑,谁就犯法了,就要受到惩罚,我们实行的是法制,我们是法制社会呀。谁敢蔑视和违反我们的法律,谁就要受到惩处。

可是这个位高权重的戈尔巴乔夫,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实行新闻自由,多一点光亮、公开性,让历史真相和现实真相见光;解放和重用被迫害的说真话的知识分子,发挥他们有知识、有见识的优势,将权力归还给国民,让主人的尊严和权利不受侵犯和篡夺;把自己、自己所代表的苏联共产党从绝对高位降为真正受民众决定其地位的公仆,国民成为真正的国家权力的所有者;将仆人市场从一个垄断市场改造为一个竞争性市场;将回归常识和常理的这些改革成果制度化,法律化。正是这些改革,让戈尔巴乔夫及其所代表的政党的既得利益受到损害,而且到后期,当国民知道苏联共产党以前的血腥、暴力、草菅人命和国民的尊严、自由、财产、生命都难以保障的事实和犯罪后,最终抛弃了戈尔巴乔夫及其所代表的1500万人以上的大党。这是戈尔巴乔夫不愿意看到的现象,也是笔者不愿意看到的现象。笔者希望的结局是无论戈尔巴乔夫的前任及其所代表的党派犯过多少罪过,只要真心悔改,悔罪,认同国家权利属于国民,国民是国家的主人,执政党及其组阁的政府是代理主人行使职权,是仆人,能不能成为执政党由主人说了算,任何政治组织都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德行和对主人的承诺,赢得主人的选择,获得执政的地位等常识和常理,苏联共产党就可以象我国台湾地区的国民党一样,从一个暴力性政党变为一个普通的,依靠自己的能力、德行和为主人服务并且由主人选择的政党。

虽然苏联共产党的解散令人遗憾,但是这种以牺牲个人、个人所代表的政党利益,成全国家、社会甚至人类的利益的行为表面看是不理性的,实质上有利于自己、自己所代表的群体的长远利益和社会、国家、人类的当前和长期的和平、安全和繁荣,国民的生命、财产、人权等的保障。

由此看来,戈尔巴乔夫确实不是一个恶棍和恶魔,而是一个具有人性光辉的永远令人敬重的、使许多人免于死亡和恐惧、使世界免于遭受大规模毁灭可能的、使他的国家走上正常,理性和常识复归的不平凡者。有良知的人将会永远铭记戈尔巴乔夫及其所做过的事情。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