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立宪会议在列宁的眼中是什么?

今天我读到的一篇网文讲前苏联十月革命胜利后不久,举行了由民主选举产生立宪会议代表的投票。“在4,440万二十岁以上的选民投票后,布尔什维克得票率只有24%,远远低于社会革命党的40%,在715个议席中只占了175个。列宁立即发表文章说:“一切权力归立宪会议”是反革命的口号,“任何企图束缚苏维埃权力的企图都是反革命阴谋。””在立宪会议召开时,“立宪会议的代表们以绝对多数否决了布尔什维克的议案。列宁立即带着他的代表团扬长而去。”立宪会议的代表“在暴力和混乱中代表们被赶了出去。当天,布尔什维克就宣布立宪会议是“人民的敌人”,第二天又宣布用他们所控制的苏维埃代表大会取代立宪会议,成为俄国的最高立法机构。”[1] 看了这篇文章我的第一反应是文章内容是真的吗?列宁,这个我们从小就被教导的心中的伟大导师和领袖,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呢?给人感觉这种出尔反尔的事情只有无赖和地痞流氓才可能干。列宁,我心目中的正义化身和伟人,怎么可能如此下流呢?

由于这篇网文的史料没有来由和出处,我不敢相信内容的真实性。这篇文章也没有可靠的出处和来源,让我更加怀疑。为了消除我的疑虑,我不得不花费时间去查找这个事实的出处和来源,以辨别事实的真伪。通过努力,我找到了一篇2004年03 月在《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上发表的《解散立宪会议与俄共执政合法性危机 》论文。这篇论文的论述表明上述网文的内容属实。挂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网站上的在合法的学术刊物上的论文的可靠性应该不值得怀疑。

为了更加谨慎,我又查找了《列宁全集》的相关内容,结果发现网文的内容基本属实。1917年11月5日彼得格列选举揭晓——12个议席,布尔什维克党获得6席,左派社会革命党获得一席。列宁在接受美联社记者的采访时说,在资产阶级占优势的地方,布党和和左派政党在选举中都可以获得多数席位,那么在其他地区工农占优势,布党是有信心获得多数席位的。因此布党在立宪会议代表的选举中是能够获得多数席位的。布党的政策和主张是能够获得立宪会议批准的。[2]这部分内容说明列宁当时承认立宪会议的权威,认同人民委员会和布尔什维克党的政策和主张需要得到立宪会议的批准。这说明民主选举产生的立宪会议在列宁的心中是高于人民委员会和执政党的,没有立宪会议的批准,政府和执政党的政策和主张缺乏合法性和正当性。但这个时候列宁对布党获得选举的多数席位满有把握。

1917年11月28日列宁宣布立宪民主党为人民的公敌,逮捕该党领导机关成员,让各地的苏维埃政权机关特别管制该党。[3]在同日,列宁建议在示威游行的标语中打出布党的主要竞争政党——社会民主党可耻的横幅。这个时候社会民主党在全联盟获得多数席位的结果已经揭晓。

1917年12月6日列宁宣布立宪会议不按既定的组成情况召开是敌人恶毒的造谣,只要报到的代表超过400名,立宪会议即可召开。[4]此时可能列宁估计通过刻意打压竞争对手,要么报道代表达不到400名,或者迫于武力压力,即使召开立宪会议,布党的政策和主张也能被立宪会议被迫接受。

1918年1月5日立宪会议开会。根据程序大会没有通过布尔什维克党纲领的提案,列宁率代表团立即退出立宪会议。1月7日列宁宣布解散立宪会议。[5]由此看来在立宪会议满足不了自己的要求时,就定性其非法,予以解散。看来列宁是把立宪会议当做实现自己目标和欲望的工具,不能利用时,马上就翻脸。马上就不承认立宪会议是自己获得合法权力的来源。

也就是在前期当他预期立宪会议可以成为自己权利合法性的来源时,他是承认其最高权利的地位的。可是后期,当预期落空时,立宪会议的最高权力地位就被剥夺了。也就是说立宪会议能不能取得最高权力的地位,主要是看能否实现列宁的目标。由此看来列宁无论如何只能是赢家。

我从小受到的教育是列宁是一个遵守规则,服从规则的人。小学课本中讲到列宁参加会议忘记带代表证被卫兵阻止入场,列宁表扬卫兵照章行事的精神。我接受的教育是要做一个诚实守信的人,遵守规章制度和遵纪守法的人。不遵守规则、服从规则的人是可耻的。这就像从事一场比赛,在比赛双方都认同的规则下,比赛双方都要认同比赛的结果。无论自己是输是赢,都要尊重和接受这个结局。这是我们这个社会形成的共识。如果有一个人比赛赢了就认可比赛结果,输了就耍赖,不认可比赛结果,还凭借自己的力气大,暴打比赛对手。大家想一想,这样的人今后还有比赛对手吗?聪明的人一定会避开这个无赖的人,在躲不过,只能举手求饶,主动宣告服输。唯一的可能战胜这个无赖的人就是比这个无赖力气更大的人。对付依靠暴力的无赖流氓只能对其诉诸暴力,只有使用合法的暴力清除流氓无赖,社会才有公道。如果对施暴的流氓心存幻想,最终诚实守法、服从规则的人难以有一个正常和平安的环境。

我所受到的教育是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光荣、伟大、正确的党。这个党实事求是、即使犯了错误,也勇于改正错误。我就不明白了,中国有这么多的大理论家在研究苏联、研究列宁。《列宁全集》这样的书籍对他们肯定是烂熟于心。难道他们就没有像我一样发现列宁做的这些事实?难道就没有从这些事实中发现列宁的这些令人不齿的伎俩?如果发现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们的民众,不告诉我们的党和政府?为什么还要对像我一样的公众撒谎宣称列宁是一个了不起的伟人,遵守规则的伟人?这些研究者如果真是一个学者、如果他们知道真相,还要来欺骗公众、毒害青少年,那和列宁的品行没有什么两样?如果真是这样,我感到恐慌了。我想我国是不是也有一个像列宁那样的出尔反尔、不讲信用、以武力为真理的人群主宰中国的命运?正是感觉自己是列宁的同类,所以把学者的研究真相掩盖起来,或者干脆雇佣一批文痞打手,专门颠倒黑白是非,美化暴徒流氓。因为美化暴徒流氓就是美化自己,以此来欺骗民众,毒害年轻人。如果是这样,我今天这篇文章那可真是通了马蜂窝,可能会遭到打击、迫害。可是一想到我们的国家不还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在执政吗?一个正义的、为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政党怎么会打击、迫害真相呢?更何况我国不还是有一个行宪政的政党和政府吗?行宪政的政府和政党怎么会践踏宪法赋予我的言论自由权利呢?

[1] 参考于http://wenwen.soso.com/z/q170075665.htm

[2] 参见《列宁全集(1918.10—1918.3)》P97页。

[3] 参见《列宁全集(1918.10—1918.3)》P123页。

[4] 参见《列宁全集(1918.10—1918.3)》P150页。

[5] 参见《列宁全集(1918.10—1918.3)》P239页。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