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伟大的阿克顿勋爵

阿克顿勋爵被英国学界认为是19世纪最伟大和最博学的历史学家,于1902年逝世。我读过他写的一篇著作《the History of Freedom》,阿克顿勋爵的思想和真知灼见给我以巨大的震撼。

阿克顿勋爵的许多话令我很震惊。例如“And remember, where you have a concentration of power in a few hands, all too frequently men with the mentality of gangsters get control. History has proven that. All power corrupts;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Great men are almost always bad men.& 这些话的中文意思是“记住,在权力集中在少数几个人手中的地方,由具有匪徒心理的人掌控这些集中的权力实在太频繁了。历史已经证明这一论断。所有的权力都会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地腐败。”“伟人几乎总是坏蛋。”

这让我想起了十多年前我和一个现在已经成为博士和教授的老师的谈话。她说,她家乡父老乡亲负担的沉重税费主要是乡村干部胡作非为导致的。中国的官员级别越高,水平越高、越规范,越廉洁,到了中央政治局常委这一级,那绝对没有个人的私心杂念,那是一心为公、一心为国、一心为民的。要是地方官员的胡作非为被最高层知道了,这些官员绝对会倒霉,老百姓的冤屈绝对会被伸张。可能正是基于这位教授这样的认识和心态,才导致了许多冤屈的民众到北京去上访。

我当时就问她,你怎么就知道上面的官员是好的,而下面官员是坏的呢?下面的官员和老百姓经常接触,打交道。这些人干的事情老百姓心中是有一本账的,对地方官员胡作非为是有事实依据的。问题是老百姓,包括你和我,了解那些高层官员的工作作风、行事风格、生活细节吗?他们在行使公共权力的过程中,公众参与了吗?了解了吗?监督了吗?对他们行政的业绩和效果老百姓能评价吗?对老百姓评价差的高官,老百姓有淘汰权利吗?他们深居简出,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真实面目,依据什么来说他们好呢?你了解高层领导只有一个渠道——新闻媒体。你要知道新闻媒体是党的喉舌。你说我们的喉舌一般会说自己的坏话吗?我们的喉舌一般总是要说自己光辉的一面,总是将自己的缺点和弱点隐藏起来,所以当一个伪善的人被别人识破后,总被唾弃为伪君子。所以一个理性、聪明的人对一个人的判断不但要察其言、观其行,还要日久才能见人心。你能够象身边的人一样察这些高官的言、观这些高官的行,而且时日长久吗?如果不行,又没有依据,或者是片面的依据,那么最好还是慎下结论。

当时我说了这些话,心里很不安。担心要是传出去我会蒙受苦难。很感谢这位老师没有做出下流、邪恶的人所做的告密的事情出来。今天我把这件事写出来,心理照样很恐怖和害怕,因为恶棍总是怕真相。怕真相就会迫害说出真相的人,这是恶棍政治的常见生态。

为什么伟人总是坏蛋,绝对的权力绝对地腐败?我在想呀,阿克顿勋爵所说的伟人是掌握最高权力的人物。一个国家最高权力本质上讲是一国民众的,掌握最高权力的人只不过是在受民众的委托,代理民众行使权力。可是当民众失去了行使最高权力的制度安排和通道,掌握最高权力的人实质上是依靠武力为后盾窃取了本国民众的权力。一个窃取主人权利的仆人总不能被认为是个本分的好人吧。问题还不仅如此。窃取民众权利的最高掌权者以武力为后盾,胡言乱语,口吐狂言,还要民众表态相信他们的胡言乱语是真理,是理论。谁胆敢戳穿他们的谬论,谁就会遭受残酷的打击和镇压,甚至连生命都没有了。像这样的伟人还不是坏蛋吗?

即使掌握最高权力的人没有窃取民众的权力,根据委托代理理论,由于双方利益目标的不一致,双方信息的不对等,和高昂的交易费用等,都会导致民众不可能完全监督掌握最高权力的人。在民众不能有效监控掌握最高权力的代理者的情况下,代理者为了自己的私利,去牺牲民众利益的败德行为就极有可能发生。做损害民众利益的坏事的人不是坏人,又是什么呢?

我所知道的史实也能佐证阿克顿勋爵的名言。即使在民众掌握最高公共权力的美国,也出现过尼克松总统滥用权力损害民众通信自由权力的败德行为,克林顿总统在白宫官邸对女性工作人员进行性骚扰进而向民众撒谎的丑闻。在民众掌握最高权力的我国台湾地区,也出现了陈水扁贪腐民众钱财,滥用职权的罪行。

民众的权利被一小撮人窃取的地方,掌握最高权力的伤害民众的坏人那就更多了。一年时间清洗掉近70万人的性命,这个国家的总人口不到两亿,而且杀死的很多人都是自己的掌握重权的部属和同事。大家说干这种罪恶的人是不是坏人?这个事实在苏联可是公开了的档案,戈尔巴乔夫也是公开承认这些事实的真实性。下令杀害2.2名手无寸铁的投降的波兰军官的事实也是被确认的真实事件。这个人是谁吗?这个人就是我们从小被教育的心中伟大的社会主义的领袖和导师斯大林。20年前中国人没有谁胆敢怀疑敬爱的斯大林会干这些坏事,如此罪业深重。

“任何类型的专政,包括无产阶级专政,是不受任何限制的权力,不受法律,不受任何规则约束的,直接依赖强制的政权。”[1]“专政(包括无产阶级专政)即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权力,不受任何法规制约,直接基于使用暴力的绝对权力。”[2]说这种话,并且以这种话为依据进行实践,导致无数人的生命丧失,财产被强制剥夺的人是不是恶棍,应该没有悬念。可是我们想得到这是我们伟大的导师列宁所为吗?

如果我们现在听到有人讲“开会、决议比民法、刑法更能维持秩序,民法、刑法、宪法那么多,谁记得住?”的话语,一定会鄙视这个法盲。可是当你知道这是我们伟大领袖和导师毛泽东主席讲的话时,你作何感想?正因为有这样的认识,所以将刘少奇在国家主席的职位上迫害致死,以至于10年后邓小平给刘少奇平反时讲刘少奇至今都还是国家主席,因为没有谁免他的职呀。大家想一想国家主席被批被斗,生病、被整死,党的头号人物毛泽东不知情?下面这些虾兵蟹将胆敢欺骗毛主席?胆敢在毛主席不知情的条件下搞死地位仅次于毛泽东主席的刘少奇主席?由此看来置刘少奇于死地的罪魁祸首究竟是谁,应该很清楚。只要这些情况是真实的,我们能够想得到这是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会干的事吗?

阿克顿勋爵的伟大不仅仅在于他戳穿了没有穿衣服的光屁股皇帝的荒唐行为,更在于他明明知道这些至理名言会让那些身处高位的人极为不安,让那些和权力结为利益共同体的得势群体极端仇视,但他就要说,就要当这个所谓的主流社会的另类。他坚持独立思想的同时,也就意味着他将可能被那个社会他所冒犯的群体孤立和迫害。

值得庆幸的是阿克顿勋爵没有因为坚持和公开自己这些真实的研究结论而受到迫害,相反他还可以做他的受人敬重的教授。从这一点看,他可比我国的章伯钧、梁漱溟、马寅初、胡风、翦伯赞、张志新、林昭等幸运多了。

由此看来,阿克顿勋爵的思想是伟大的,更重要的是他所处的环境能够成就他伟大的思想,至少他的环境能够允许他表达出思想,并且不会因为表达出思想而受迫害,甚至是生命的丧失。

[1] Lenin, Polnoe, Sobranie Sochinenii 5ed(Moscow, 1958-65).Vol. 41. 383.

[2] PSS.Vol.41.p.380。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