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伟大的戈尔巴乔夫

1991年12月23日当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等看了1940年斯大林亲自下令在苏联卡廷森林等地屠杀2.2名波兰被俘军官,而长期公开嫁祸希特勒的绝密文件后,戈尔巴乔夫说过三句话:“我们无权向波兰隐瞒事实”、“我们三人当即认为不论后果如何,也应向波兰方面通报””、“鲍里斯(鲍里斯就是叶利钦),现在该由你做这件事了”。[1]

这三句话表明表明戈尔巴乔夫难能可贵的诚实品格。既然事情是真实的,我们没有权利向波兰隐瞒事实;既然是事实,无论后果如何,都应向波兰方面通报。这说明戈尔巴乔夫坚持事实真相,拒绝谎言的诚实品行多么鲜明。不仅如此,他还希望他的后继者叶利钦也要诚实,希望叶利钦按照他的意见将苏联人制造的“卡廷惨案”真相告诉波兰。

可不要小瞧了戈尔巴乔夫作为政治家的这种诚实的品行。没有他的这种诚实的品行,卡廷惨案就不可能真相大白。1990年4月,雅鲁泽尔斯基在卡廷事件的调查上为波兰人民争得了里程碑性质的胜利。苏联第一次承认:在卡廷地区波兰军官的死难系内务人民委员部所为,就人而言,贝利亚和米尔库洛夫所为”(刘彦顺《波兰:十月风暴》)。在此之前的50年的时间里,苏联一直谎称是德国人干的,而且强硬地宣称所有对苏联的指控都是“无耻的诬陷”。不仅如此,俄罗斯的后继国家领导人叶利钦、普京再也没有在此问题上撒谎,叶利钦将相关的绝密文件副本交给了波兰,普京代表俄罗斯对惨死的亡灵下跪忏悔。

没有这种诚实品行,就没有苏联斯大林残暴统治期间真相的大曝光。戈尔巴乔夫在担任苏共中央总书记期间讲:在苏联历史中“不应当有被遗忘的人物和空白点”,“真实的分析,必然会帮助我们解决今天的民主化、法制、公开性、克服官僚主义问题,简言之,解决改革的紧迫问题”,严厉驳斥了把当前恢复真相和公正,摒弃教条的做法说成是“冲掉社会主义原则和基本原理”,是“给社会主义历史抹黑”,绝不能允许改革和公开性被教条主义和保守主义的绊脚石绊倒,被某些人的偏见和个人野心绊倒。[2]

正是这种坚持真实的诚实理念,让苏联的民众了解了“沃兹涅先斯基1987年12月22日在电视节目里说,他估计斯大林时期的被害人至少有1500万。如果加上进劳改营、流放、剥夺自由等其他形式的迫害,数目就更要大得多。譬如,据一位接近官方档案的作家尤利安.谢苗诺夫在《莫斯科共青团员报》上发表的数字,1953年斯大林去世之前,有120O万人被关在劳改营中,如加上流放和其他形式的处罚,则有约7400万人”;“联共(布)第十七次代表大会(1937年举行)选出的139名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中,有83名被逮捕和枪毙,出席这次大会的1966名代表中有1108名被逮捕,其中许多人随后被杀掉”;“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5个元帅中3个被杀,5个一级集团军司令员中3个被杀,10个二级集团军司令员全部被杀,57个军长中50个被杀,186个师长中154个被杀,16个一级和二级集团军政治委员全部被杀,28个军政委中25个被杀,64个师政委中58个被杀,456个上校中401个被杀”[3]等等许多历史真相,这些真相就是苏联历史中的空白点。

正因为坚持真实,在戈尔巴乔夫担任总书记的1988年6月苏联中小学的历史课考试被取消。当时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出版的《消息报》热情赞扬这次取消历史课考试的决定,并尖锐地指责说:“那些用谎言毒害人们的思想和心灵,欺骗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其罪行是巨大的,罄竹难书。”[4]

当历史的真相被还原,拒绝谎言成为整个苏联社会的一种共识。全社会的民众、特别是整个社会的精英阶层会深层次思考是什么样的体制环境和制度环境让谎言、残暴和血腥成为一个社会的普遍现象,什么样的体制、制度环境才有可能让诚实、珍爱生命、没有暴政、政治民主、经济自由成为现实呢?可以说正是因为旧体制维持的谎言真相大白,苏联绝大多数民众的共识,才避免了旧体制被抛弃时可能带来的内战、流血和无数生命的丧失,社会经济、政治的灾难性震荡。如果没有追求真实、拒绝谎言、拒绝暴政的共识,很难想象能够在一夜之间解散约1500万党员的巨型政党,而没有导致巨大的反抗,甚至是物武力暴动,更何况还有众多的拥有武器的军人党员。

苏联从一个掩盖真实、制造谎言、血腥杀戮的残暴体制转向一个坚持真实、拒绝谎言、拒绝暴政的宪政体制而没有发生内战、无数生命的丧失,这是俄罗斯国民的万幸、也是全世界的幸运,更是人类历史上一个了不起的奇迹。这源于戈尔巴乔夫个人的诚实、没有个人的贪婪和野心,更源于他追求真实的努力使得铲除谎言盛行、血腥杀戮的暴政成为国人、特别是有良知的中高层决策者的共识,避免了野心家的可能给国家带来的灾难。可以这么讲,如果戈尔巴乔夫是斯大林,苏联的历史会改写,人类的历史也会改写。

诺贝尔和平奖没有授予戈尔巴乔夫,是苏联的遗憾,也是人类的遗憾,更是诺贝尔和平奖的遗憾。[5]

[1] 《俄正式承认制造卡廷惨案: 斯大林屠杀了波兰民族一代精英》,http://www.anhuinews.com/zhuyeguanli/system/2010/12/09/003536160.shtml

[2]陈启能,《被掩盖的历史真相,苏联大清洗内幕 》,http://www.xx007.com/show.aspx?id=27671&cid=11

[3]陈启能,《被掩盖的历史真相,苏联大清洗内幕 》,http://www.xx007.com/show.aspx?id=27671&cid=11

[4]陈启能,《被掩盖的历史真相,苏联大清洗内幕 》,http://www.xx007.com/show.aspx?id=27671&cid=11

[5] 文章写后我发现1990年戈尔巴乔夫获诺贝尔和平奖,看来是我错怪诺贝尔评奖委员会了,在此致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