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绍政:令人敬重的穆巴拉克

令人敬重的穆巴拉克

2011年1月25日起埃及爆发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抗议活动,要求总统穆巴拉克下台。面对抗议活动,穆巴拉克只有两种选择,要么顺应抗议者的要求,主动下台,以化解冲突,要么拒绝示威者的要求,坚决不下台,其结果将是抗议民众和穆巴拉克及其政府的紧张关系的对峙和对抗议者的武力镇压。

穆巴拉克如果选择与抗议民众对抗的策略,那么他可以通过镇压抗议者的武力政策,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他完全可以宣布实行戒严,将违反戒严命令的抗议民众进行抓捕、枪杀。然后通过自己控制的媒体宣布在戒严过程中戒严部队没有开过一枪,杀过一个人,那些报道枪杀抗议者的外国新闻是在造谣,是对埃及别有用心,不怀好意。

在镇压了抗议者的反政府抗议活动后,他不仅可以完全封锁镇压民众的真相,而且还可以通过自己控制的媒体将抗议活动定性为反政府暴乱。既然是反政府暴乱分子,政府又没有枪杀你,只是抓捕你,那已经是够客气、够仁慈的了。同时还可以通过自己控制的媒体将抗议者所谓的“为非作歹、犯法的事实”报道宣传出去,让不了解真相的国民相信政府的镇压是必不可少的,是维持国内秩序和稳定的必然选择。还可以进一步向民众宣传这是国际大气候和国内小气候相结合的必然产物。这场暴乱必然要来,是欧美敌对势力进行和平演变的必然结果。还可以利用一些御用文人进行说教——民主是奢侈品,埃及国民的素质和历史阶段决定了埃及不可能实行西方的政治民主制度,实行西方的民主制度必将使埃及大乱和更加贫穷。

在后续的措施中,将参与抗议的首要人员进行通缉,判刑。将明白真相的人进行监管和迫害。通过警察和特务系统控制真相消息的传播、、、、、、

如果穆巴拉克采取这种策略,那么手握武力的穆巴拉克只要完全掌控了武力,他就绝对不会下台。让他下台的人只能是以卵击石,自讨苦吃,自取灭亡。他胜利后还可通过各种方式宣称以穆巴拉克为首的埃及执政党的执政地位是历史必然的选择,离开了他们再也没有其他政党有能力、有资格来领导埃及了。埃及的模式绝对是有埃及特色的,是有别于西方民主的适合于埃及特点的民主政治制度。

所有的这些行为可以愚弄埃及本国见识较少的民众,但是对于有识之士而言,穆巴拉克就是一个行独裁统治、枪杀民众、满口谎言和胡说八道的一群小丑和恶棍的总头子罢了。这伙恶棍迟早要进入历史的垃圾箱和受到正义的审判。

可是穆巴拉克没有选择与国民为敌的道路和策略。仅凭这一点穆巴拉克就不是一个恶棍和流氓。以下事实证明穆巴拉克不是一个凭借力气大就耍横的无赖,而是一个顺应民众要求,不计个人安危和得失、听得进反对意见和敏于行动的政治领导人。

2011年1月29日穆巴拉克要求政府成员集体辞职。这个政府禁止民众的抗议活动,对腐败、物价上涨、失业等社会问题负有责任。这个决策等于是在向抗议者示弱,表明政府有过错,政府在纠错。

2011年1月28日埃及执政党总部大楼被抗议者纵火焚烧后,2月6日包括穆巴拉克儿子在内的执政党领导层集体辞职。焚烧执政党总部大楼,就是反党行为,而且肯定是刑事案件。这应该给穆巴拉克镇压抗议者提供了很好的理由。可是他没有镇压抗议者。这实际上是默许了抗议者的反党行为,执政党领导层的集体辞职表明穆巴拉克顺应的是抗议者,而不是他的同党。

当反对派要求穆巴拉克在2月4日前必须辞职后,穆巴拉克的回应是他将不再连任下届总统,而他本届总统任职期满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他的儿子也不会参与下届总统的竞选。穆巴拉克牺牲自己的承诺应该是对反对者的积极回应,他的这个决定比立即辞职更有利于埃及的稳定和政权的平稳过渡。可是民众不答应。大规模的示威活动要求他立即辞职。即使在这种情况下,穆巴拉克还讲到“他们(抗议者)不应受到拘押、袭击或失去自由表达的权利。”最终他完全满足了抗议者、反对派的要求,于2011年2月11日宣布辞职。

面对抗议者,当军队开进游行广场后,军方表示不会向游行者开枪。穆巴拉克在埃及执政30年,军队应该是他能掌控的。如果穆巴拉克真要视抗议者为敌人,那么指控抗议者犯法、暴乱的借口和机会太多了,镇压应该是轻而易举的。可是他没有。士兵不向抗议者开枪,不仅是军队的想法,更是穆巴拉克的想法。试想如果士兵不想开枪,但是国防部长要求士兵开枪,士兵胆敢违抗命令?如果国防部长不想开枪,穆巴拉克命令国防部长开枪镇压,国防部长胆敢抗命不遵?一个反例就是当年罗马尼亚共产党的总书记齐奥赛斯库命令国防部长向示威群众开枪镇压时,国防部长拒绝执行命令,但代价是国防部长的自杀身亡。

埃及的抗议活动从反腐开始,经历反对政府,反对执政党,反对总统穆巴拉克及其家人对政府的控制。这一系列反对本质上是在反对独裁专制政治体制。在反对的同时,又在创立新的国民主权的民主政治体制。成立修宪委员会,对宪法进行修改,保障国民的权利,按照民主政治的原则限制政府和总统的绝对权力。解除政府对媒体的控制等。这些破和立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新的埃及国民主权的真正的政治民主的国家。

目标是明确的,道路是艰难的。埃及前进的道路究竟怎样,有待进一步观察。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穆巴拉克没有选择与抗议者为敌,而是以牺牲自己、牺牲自己所代表的党派和政府的利益为代价,珍视抗议者的生命和权利,顺应抗议者的要求和呼声,为国家的政治民主化进程开启了通道和希望。仅凭这些,穆巴拉克就将是埃及国家忠诚的儿子和永远英雄,也是人类社会中令人起敬的勇者和智者。

当然,穆巴拉克不是没有过错。比如埃及的腐败、民主政治改革等问题应该主动、及早启动解决,而不是在抗议的压力下被动地进行。如果及早有序启动改革,穆巴拉克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对国家的前途命运听天由命,自己只能爱莫能助,因为国民已经把他及其政府、政党当做了专制统治的代名词了。

埃及国民拥有穆巴拉克这样一位独裁政治的总统是不幸的,但同时又是万幸的。衷心祝愿埃及能够在穆巴拉克辞职后克服困难,将被极少部分人群盗走的应属国民的权利归还国民,将埃及的政府真正建设为民治、民享、民有的宪政国家。祝福穆巴拉克辞职后能够真正获得国民的谅解、理解和爱戴,祝福穆巴拉克晚年平安、幸福。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